豪牛好天气小说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乱世西门庆(勇敢的蛋壳写的小说)小说全书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乱世西门庆(勇敢的蛋壳写的小说)小说全书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乱世西门庆(勇敢的蛋壳写的小说)小说全书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详情

西门庆,其人亦正亦邪,直叫人捉摸不透。 时天下大乱,江南方腊揭竿而起,短短数月攻下数州十余县;蜀中刘长生拥兵自重,对中原亦是虎视眈眈。 梁山有宋江者,素有招安之心。待托塔天王晁盖逝,便千方百计讨好朝廷,势必要将梁山兄弟带入正道。 汴京李师师者,天姿国色。天下英雄才子,乃至当今皇上皆是对其有喜爱之意。 这各种人等,各种瓜葛。端的是:一时春意花香重,西风过后两袖空。

乱世西门庆精彩小说全书阅读

有不诗不词不歌不赋者曰:

龙钟回首恍如梦,此间多少云烟。

可怜夙愿不曾现。

六壬推留连,浮生乱流年。

大地江山谁沉浮,空有舌灿珠帘。

偏道终生花雪月!

韶华执手后,至今可擦肩?

话说大宋徽宗在位时,清河县内有个精明的人物,继承了祖上传下的生药铺子,短短几年便成了一方巨贾。此人复姓西门,单名一个庆字。

而自从西门庆腰缠万贯,便整日无所事事。偏偏爱上了勾搭女人这门手艺。不管是****,抑或者青楼女子。只要是有些姿色,这厮便想搂到床上一泄为快。

这久而久之,也终于出了岔子。

原来,近几日这西门庆又勾搭上了一位人妇,姓潘名金莲,乃是街口卖炊饼武大郎的娘子。武大郎四肢短小,无甚劲道。自然是无法满足这位青春未及三十岁,**高昂的女子。

于是乎,潘金莲与西门庆一拍即合。为了能长久偷情,便狠下心毒死了这无辜的武大郎。原本以为此事只需花些银两便可搞定。可谁想这武大郎还有个弟弟,唤作武松。

这武松力大无穷,曾在景阳冈上徒手打死了大虫。当听闻其兄长噩耗后,他便宣誓定要查出**。

这样一来,使得西门庆再也没什么心思去与那潘金莲共度巫山云雨,整日思索着该如何处理此事。

一日,他在县内赫赫有名的狮子楼喝闷酒。

“西门大官人,小的看你这两天有些心绪不宁的样子,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狮子楼的伙计边帮西门庆端上酒菜,一边低头哈腰的轻声问道。

西门庆抬起头,不屑的瞄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道:“小孩子家,大人的事情你不需多问。诺,拿去买茶喝。”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些碎银,打发伙计走开。

西门庆一个人坐在狮子楼二楼的包间内,面前摆满了美酒佳肴,可他却无动于衷,眼神一直盯看着前方。

“咚咚咚咚。”一人急匆匆的走上来。原来是这狮子楼的掌柜,姓赵。与西门庆私交甚好。

“大官人来的好早。”掌柜边走边说道。

西门庆点了点头,问道:“事情都办妥了吗?”

“恩,按照大官人的吩咐,一切都办妥了。只是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掌柜说出了前半句话,却没有将后半句话带出来。

西门庆看了看身后的那条帘子,道:“但说无妨。”

“以西门大官人在咱这县里的势力,难道还怕他区区一个武都头吗?以您与县太爷那种称兄道弟的关系,休说是把那武都头发配到边疆去,就是将他判成死刑都不成问题。所以。。。。为什么要做这样一场戏给他看呢?”这掌柜倒是分析的头头是道。

西门庆听后微微一笑,轻呷了一口酒,说道:“是猪就得杀了吃,是虎就得圈着养。武都头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赤手空拳打死了老虎,他的武力可想而知。假如真惹怒了他,衙门内那群废物加起来都不是他一人的对手。倒不如演一场义薄云天的好戏给他看,让他的仇恨由大化小,继而化无。这才是我想要的结果。”

掌柜经西门庆这么一指点,顿时灵光乍现,***笑了两声后,不再说话。

正谈笑间,只听得咚咚咚几声,先前那位店小二急匆匆的上了楼,他气喘吁吁的说道:不好了。。。不好了。。。。西门大官人。刚听到几位吃茶的街坊正在谈论,说什么那个武大郎的弟弟武都头,杀了他嫂嫂潘金莲,现在正往大官人家里赶去。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砍下大官人的头颅来祭奠他哥哥。”这店小二边说,双腿还在不停发抖。

西门庆倒是镇定自若的将手一挥,淡淡说道:“任由他去。”

店小二与掌柜相继离开后,西门庆一人坐在狮子楼的二楼,静静的喝着酒,吃着菜,仿佛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突然间,只听楼下数声尖叫,再由便是一哄而散的人群。

西门庆意识到那武都头已经来到了狮子楼下。他立马穿上先前预备好的孝服,就像是死了亲人一般。

咚咚咚,武都头的脚步声很是沉重,内行人一听就知道是个武艺高深的人物。

“西门庆!”这武松武都头进了包间后,看着西门庆大喝了一声。

西门庆只是淡笑,并没有回应。

武松见到西门庆并没有惊慌的样子,心中略微有些猜疑。但是杀兄之仇充斥着他的心,也顾不得那么多。

只见他将手中潘金莲的人头往西门庆面前一抛,还未干涸的鲜血顿时溅到了那些酒菜上。

西门庆面不改色,他看了武松一眼。只见这人身高马大,体态魁梧,真不愧是一条好汉。他依旧没有说话,轻呷了一口带有血滴的酒水,咽下肚去。

“西门庆。”武松又是大喝了一声,接着道:“你披麻戴孝,想必已经做好了受死的预备,就让我送你一程。”说完,他便提起手中的朴刀,往西门庆而去。

西门庆则是站起身来,将身后的帘子刷一下拉开。

只见里面是一个桌子,上面摆有不少酒肉瓜果,桌子的中间则是放着武大郎的灵位。两旁的蜡烛笔直而立,正闪耀着忽左忽右的火焰。

分明是在祭奠武松的哥哥,武大郎。

武松见状后,顿时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西门庆竟然有这份祭奠之心。

而西门庆感觉到背后的武松已经停了下来,心中暗喜。立马又跪倒在地,预备演第二场戏。

其实这一切都是西门庆演给武松看的。因为他知道这武都头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物,假如跟他硬拼的话,难免会两败俱伤。

前思后想许久,西门庆终于想到了这条妙计。倒不如想方设法将这段仇恨化解才是上上之策。

“大郎兄弟,你死的好是冤屈。当日我得知那妇人要毒杀你时,便十万火急的往你家奔去,结果。。。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大郎兄弟,是我害了你。”西门庆跪地而泣。

武松听后,心中一怔。难道是自己搞错了不成?难道害死自己大哥的仅是潘金莲那妇人,与西门庆无关?一时间,武松也有些心乱如麻。

西门庆则是继续跪地演戏。

哭了半晌,想必西门庆也哭累了。披麻戴孝的他站起身来,平静的往武松走去。然后淡淡的说道:“对,不错。害死令兄的便是我西门庆。你要杀要剐,就来吧,千万别手下留情。”说完,便笔直的站在了武松面前,毫无退却之意。

武松过景阳冈打死老虎,一刀砍了潘金莲的时候,根本就没手软过。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他突然开始犹豫起来。在他面前的西门庆,分明就是一条铁骨铮铮的好汉。

咚咚咚,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上来了一大群官兵,各自带着兵器。上楼后将武松团团围住。最后走上来的便是知县大人。

“好你个武松,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杀害无辜百姓。来人呐,将他绑起来押回衙门。”

说完,几个官兵将武松的兵器卸下,又装上了枷锁。其实凭武都头的武艺,这区区几个官兵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但他始终没有挣扎。

西门庆眼见武松被拷上后,立马又向知县大人跪求道:“大人,害人性命的是我西门庆。武都头为兄报仇乃是天理,还请大人开恩呐。”

知县瞄了西门庆一眼,冷笑道:“本官自会明察秋毫。来人,先将罪犯武松押回去。”

几个官兵听闻后,便将武松押了回去。知县大人则是站在原地,待到其他人都走远后,他看了看桌上的酒菜,叹道:“哎,多好的一桌菜,就这样被污血给弄坏了。”说完,这知县又走到武大郎的牌位前,从供奉台上的碗里拿出一个苹果,往衣服上抹了几下后,卡擦咬了一口。

此时的西门庆早就已经脱下孝服,从怀中掏出几锭银两往知县手中一塞,笑道:“知县大人时间拿捏的真是准确,在下就此谢过了。”

知县挺起肚子,将银两收好,眯眼一笑道:“不算事,不算事。”又随手拿了一个苹果后,便往楼下走去。

所有人全部离开后,西门庆则是长嘘一口气,心中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但他回想起武松临被押走时那种眼神,似乎他的仇恨还未完全消除。

看来还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西门庆心中暗想着。想罢,他便立马赶回家中去。进了家门后才发觉,这里早就已经是狼狈不堪。原来家中的妻妾仆人们听说武都头要血洗西门大宅后,各自卷铺盖跑了。

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西门庆暗叹了一声,但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但幸好暗藏金银珠宝的地方只有他自己知道,于是便急忙前去将所有财物放在一个包袱里。

正当西门庆前脚踏出家门,预备离开这里时,突然听到角落中传来呜呜的抽泣声。他急忙转头一看,原来是家中的那个小丫鬟——春梅。

春梅是西门庆家里长相比较好看的一个丫鬟,柳叶眉,丹凤眼,梨花肌肤樱桃嘴。

西门庆走上前去,站直了问道:“其他人都跑光了,为何你没有走?”

春梅又是低泣两声,道:“奴婢早就已经是大官人的人了,让我跑哪里去。”

原来,西门庆家中十个丫鬟中有九个是被他玩弄过的。直至出了潘金莲这档子事后,他才有所收敛。毕竟性命攸关。

见到这低泣的春梅,西门庆心中暗想道:我这一去也不知道哪里才是落脚点。倒不如带上这个丫鬟,漫漫长夜无心睡眠时,倒也可以倾谈解闷。

于是便将春梅一把扶起,另一只手将她的眼泪拭去后,笑眯眯的说道:“你在这里无亲又无故,还是跟着我走吧。”

春梅低首,微微点了点头。

这两人便一前一后的走出了西门大宅。

瓜哥点乱世西门庆小说

《乱世西门庆》是一本由勇敢的蛋壳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举阅读。

瓜哥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爱

    站点地图|返回首页|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