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牛好天气小说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司马天下(绣装秀才写的小说)完整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司马天下(绣装秀才写的小说)完整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司马天下(绣装秀才写的小说)完整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详情

东汉末年,赤壁之地。 司马懿,诸葛亮,周瑜这三国顶级谋士齐聚于此,毕竟意欲何为?且看司马天下,看赤壁之战曹操兵败的真正原因……! ——生如尘,逝如烟。这一生一逝之间,看谁能否举手遮天? ——父王,这事情不能怪我。只能怪您总是想立攸弟做太子,司马攸有何才能?能够胜任晋王? ——圣上口谕,曹爽身为大将军,拥兵自重、擅权忤逆、竟欲谋反。凡见曹爽,杀无赦……! ——曹操,你这一辈子杀人许多。也杀错许多人,惋惜你这一生却没有杀我司马懿。这也就像当年的纣王留姬昌一样。 ——那女人不能留,但是她是皇上所赐。师儿,除掉他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注意要不留痕迹。 ——曹贼,看是我司马懿为你做嫁衣,还是你为我司马家做嫁衣? ——昭儿,记住。以后我司马家夺取天下之后。国名为晋,何为晋?则是晋升之意。

司马天下精彩小说全书阅读

风花雪月数千年,江山年华随功却。

谁道山河如画境,竟引英雄惊天变。

秦皇踏马称霸业,汉祖躬身统天阙。

三百春秋终末路,风云再起汉室灭。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引自《三国演义》。

时间流转至东汉末年,此时军阀割据。各方势力各自为政,分别有曹操,刘备,刘表,孙权,马腾,刘璋,张鲁等数路人马。

这已是鳞伤遍布的大汉江山此时风雨飘摇,摇摇欲坠的刘氏皇族也随时面临着被取代的危险。

高祖刘邦辛辛苦苦打下的这一片江山,到了如今刘协这里,已经是到了随时覆灭的时候。

刘表——堂堂的荆州之主,就在一个月前逝世了。将这大好的荆州想要托付给刘备,奈何刘备却不忍取之。

让蔡氏一族篡取了这荆州山河。

一个月后,曹操心急火燎的携四十五万将士前来征讨刘备。虽然名为征讨刘备,天下人都知道,其醉翁之意自然不在这‘征刘’二字。刘备是皇室,他敢征吗?若是仅仅只有他曹操,他自然不敢,但是其背后却是擎着‘天子’大旗,自然不会将这小小的刘备放在眼中。

小小的刘备又怎能填饱曹操的胃口呢?小小的江夏又有何用?

所以其最终的目的便是在这荆州九郡以及整个东吴。扫灭了这两个劲敌之后,曹操便再无所虑,唯一可虑的也只有西凉马腾,其余人等皆是乌合之众。

曹操来势汹汹,蔡瑁那等窝囊之流急急投降。却是将荆州之主刘琮被曹操遣回许昌城中与汉帝刘协同被***。一时间,曹操便不费一兵一卒将这荆州九郡收入囊中。

惋惜,曹操却在这荆州大地遇上了诸葛孔明。孔明的两把大火先是烧了博望坡,然后再烧新野城。的确是让曹军闻风丧胆。曹军并未能够收缴到刘备军。

同时,刘备亦携军民数十万朝着江夏逃去。

这一夜曹操引军行至赤壁,在赤壁扎寨。此时整个荆州已经到手,只剩下这刘备所据之江夏与孙权所拥之江东。刘备残兵败将,又只据有小小的江夏,自然不在曹操眼中。

曹操驻军赤壁真正的目的便是虎视江东,欲待江东一旦不愿臣服,便直驱七十万大军而下。取江东则指日可待、唾手可得矣。

江东官员此时俱是有降曹之意。而江东文武中,独周瑜与鲁肃不愿降曹,非周瑜与鲁肃不愿降曹,而是孙权不愿降曹,因为这一旦降了,便意味这自此这天下便是他曹家的了。

只是即便他不降这天下也不会是他孙家的。

在司马懿年迈之时便说过这样一句话——这天下不姓孙,不姓刘,更加不会姓曹,而是姓司马。

最后这天下终归还是司马家的。

——这且是后话。

曹操的军中有曹仁一军,这曹仁本是曹操堂兄弟。一直随曹操南征北战,勇悍异常。且智谋胆略过人一等。曹仁帐下有一幕宾。此人名叫马横。

马横本不叫马横,其真名乃是叫做司马懿。

没错,这人乃是晋宣帝——司马懿。

可能许多读者会好奇,此时司马懿怎么会在这曹军的军营之中,却还要化名马横。这是何故呢?

其实,在司马懿早年的时候,曹操便听闻司马懿之盛名。

司马懿二十岁前,杨俊曾见过他,说他绝非平常之子;尚书崔琰与司马懿的兄长司马朗交好,曾对司马朗说:“君弟聪亮明允,刚断英特,非子所及也。”

及至建安六年,郡中推举司马懿为上技椽。当时曹操正在汉朝担任司空一职,听到这些信息之后,便派人到司马府中诏司马懿前去任职。只是当时司马懿见汉室衰微,而曹操手下又有谋士郭嘉,且初败袁绍,自视甚高。明知道即便是去上任也难以谋得要职。遂装麻风病重,不能动弹。

话说曹操此人听闻此事之后,心中立时起疑。

——竟然如此之巧?我刚刚派人去诏他任职,他便得病了?此事蹊跷,即便是此人不能为我所用,也不会任由此人被别人用之。

于是曹操暗中遣一心腹勇士再次夜间前去刺探消息。却是发觉司马懿瘫在床上数日,硬是一动不动,就像是真的染病了一般。

这心腹勇士回去数月之后,司马懿这才传出消息已经病好。

消息一传到许昌城内,曹操心腹便马上禀告了他,他迅速派遣张辽前去请司马懿先生来许昌任职。

这次张辽扑了个空,偌大的司马大宅空空如也。

原来司马懿竟然早已料到曹操会再次遣将去请他,他便早先数日就已逃之夭夭。

曹操在得知司马懿早已逃匿之后,火冒三尺,对张辽如此感慨道。

——此人果奸也,如此狐狸竟然被其逃掉。我心甚痛!此人在世若是与我为敌,实是我之巨患。

而司马懿在逃跑之前曾对其兄司马朗如此言道。

——“曹贼巨奸,我若此去,势必遭汉室旧臣排挤,此人又多疑,不宜为圣主,只能为明主。且,其手下有郭嘉,其才高我甚多。我又怎能在其心中有地位?如无地位,又如何能够一展才华?”

如此可以看出这司马懿为何要避开这曹操的锋锐了。

即便是最后司马懿没有避过这些,他还是在曹操的手下郁郁不得志十余年。

缘故便是司马懿料到曹操此时的局势,却未曾料到曹操的心机那般之深。

司马懿这一逃便逃到了曹仁的帐下做了个幕僚。有道是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这里便是司马懿心中觉得最安全的地方。

假如司马懿不想被曹操发觉,可能曹操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司马懿原来就藏身在此处。

司马懿此时不停在军中营帐之内踱步,右手持羽扇不断的摇摆,此时已经时至深秋。而司马懿却没有一点点的感觉到秋凉之意。

人便是这样,有人夏天仍觉凉,有人冬天仍觉热。这些非是一般人所能明悟。

心静自然凉,所以便有人夏天不觉热。心焦自然燥,所以有人冬天不觉冷。此时的司马懿心中便是微微有一些的焦躁,他在努力的压抑这内心的焦躁。

“是功成名就,还是遗臭万年,或是埋尸荒野。就在这一举了。”司马懿轻叹一声,仰首看天。似乎在他的眉间总是隐隐藏有一丝的不屈之意。

就在这时候,营帐外响起了轻微的声音。那声音弗如清风吹过耳畔,清淡的一逝而过。若是稍不细心的话,便会当做是清风吹过一般。

——公子,我回来了。

“进来。”司马懿轻声,眉间微蹙的看着营帐外。火影晃动,并无任何异常。于是他才方展剑眉。

一个十七岁左右的青年掀开了营帐前的帘子,躬身而入。扫视了一眼四周,然后在司马懿的身后静静的站立着。这青年一身灰色粗布衣裳,脚下着一双草鞋,草鞋的前方破开了一个孔。其腰间悬挂着一柄长剑。青年肤色乌黑,略微有一点健壮,不过跟军营中那些武夫比起来却是明显的瘦小一些。

“我交给你办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司马懿转过身来,羽扇摇动的速度明显的要快上些许。

越是摇动的快,越是表现出他内心略略升起的焦躁便越浓。

那焦躁仿佛就像是隐隐有一根茅草不停的在他的胸口挠动。他的呼吸慢慢的沉静下来。

那个青年轻轻地点头,道:“公子,信已经送到了孔明先生的手中。”说着,青年又自胸前衣裳之内掏出了一封书信交给了司马懿。

“这是孔明先生的回信,孔明先生说,公子真是厚情厚意,还念及当年同门之情。这次定然助公子踏***之巅峰。”

司马懿面露沉吟,甩手道:“萧野,你先出去吧。此事慎密,切勿乱言,你可明白?”

“公子,我自是明白这理。必定只字不提,假如泄露,愿遭天打五雷轰。”那个叫萧野的青年很认真的指天宣誓道。

“去吧,去吧。我对你自然是放心的了。”司马懿没有太多话。

待那萧野出去之后,他才缓缓的拆开孔明给他的信封。

——师弟:你我各为其主,今战乱之时。师弟之心吾甚是明白。此战吾与周瑜定计已毕,曹操必败,汝且可安心、放心。只是尚有一事需师弟背后操纵之。此时吾暂不言,师弟必定明白。

——诸葛孔明?字。

他右手在此时微微有些发抖,脸上面色平静不波,转而微带一丝的欣喜。

——曹操必败?

他在心中不断的琢磨着这四个字。若要曹操必败?我需要做是什么呢?

我军优势在于马战,而这荆州水泽之中、大山之下。马战势必于我军不利,若如此。我军必进展水军,而水军之中孰最为精?于禁?蔡瑁、张允?若是曹操水军与江东军战之,江东军未必能够讨到任何好处。师兄擅用火,一把火烧了博望坡,又烧了那新野城。

难道?他还会再用火攻?

“对了。”他思索至此处突然彻悟。“原来师兄之意是如此?”

他眼光顿时一亮,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桌前。拿起纸笔龙飞凤舞一番,然后装入一个细竹筒之中,用蜡封住。然后遣萧野给诸葛孔明速速送去。

瓜哥点司马天下小说

《司马天下》是一本由绣装秀才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举阅读。

瓜哥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爱

    站点地图|返回首页|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