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牛好天气小说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迫在眉睫(迷雾紫写的小说)全本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迫在眉睫(迷雾紫写的小说)全本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迫在眉睫(迷雾紫写的小说)全本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详情

1940年的天津处于日寇的魔鬼统治阴霾之下,这个城市充满着恐惧和杀戮,但是中国人民抵抗的脚步从没停止,这里有爱国的商人,英勇的地下共产党员,正义的敌对人士,也有着残忍的日本军人,狡诈阴险的特高课,他们之间明争暗斗,风起云涌,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战歌.....

迫在眉睫精彩小说全书阅读

1938年5月 徐州市郊

“哒哒哒....”

枪声麻利的扫射着这片区域,到处满目疮痍,战壕上已经不知道堆积了多少尸体,有日寇的,有国军的,这是国军最后停留在徐州的一支敢死队,为了成功掩护国军主力部队的撤退,他们坚持到了最后,三百人组成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了最后的十几个人。日军步步逼近,敢死队员们被逼入了一篇茂盛的树林,“弟兄们,不要再乱放枪,我们的子弹快打光了!”队长徐胜阳一边带着队伍撤进树林一边叮嘱着,身后追击的日军枪声不断。“***,小鬼子,跟你们拼了!”大黑停下脚步握着枪就转身欲朝反方向跑去,徐胜阳一把拉住他:“黑子,你疯了,你要干什么?”大黑甩开徐胜阳的手:“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再他妈这么跑也是个死,不如跟这群***拼了!” “对呀,跟他们拼了!拼了!”队伍里其他队员纷纷应和着,徐胜阳擦了头上的血:“大家都冷静!不要忘了我们的任务是什么,让大部队争取更多的时间全身而退!”顿时没人再说话了,徐胜阳接着说:“我知道大家都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可我们不能盲目的去死,就是死也要死得其所,否则我们就是无谓的牺牲,知道吗?”队伍里没有人在应声了,此时身后的枪声越来越近了,徐胜阳提起枪说道:“现在大家跟着我往前跑,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停下!” “走,我们听队长的!”一行人迅速往前跑,争取最大距离的甩开日军。

“哒哒哒...."

双方的枪声愈演愈烈,又有几个敢死队员在鬼子的枪声中倒下了,队员们逐渐体力不支,日军跟他们越来越近,可是即便如此,鬼子也有人不断倒下,敢死队员们在这个关头谁都没有惧怕和退缩,依旧是豁出命去和日本人拼。“嘭!”突然一声巨响,一名敢死队员为了掩护战友逃跑引爆了自己身上**和几个鬼子同归于尽了,“小四!”大黑猛喊一声,转身和徐胜阳继续加快速度往前跑,他们找到了一片深深的绿草丛在那里藏身,徐胜阳胳膊和腿上各中了一枪,他喘了喘气,一旁的大黑给他包扎着胳膊上的伤口:“疼吗?”徐胜阳忍着痛问大黑:“黑子,还有烟吗?”大黑递过去半根:“最后半根了,本来打算留给自己死之前的。”大黑给徐胜阳点燃了烟,徐胜阳抽着烟吐出两口眼圈:“黑子,现在整支队伍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大黑摆弄着手枪:“是啊,大部队应该已经安全撤离了,妈的,俺咋觉得还没打过瘾呢。”徐胜阳扯下一块布包扎着腿上的伤口:“我俩当时入伍就在一起,没想到最后也要死在一起。”大黑笑了笑:“是啊,你小子那时可给了俺不少亏吃,俺算过了,俺杀的鬼子可不比你少,就是今天死了也值了。”这时,不远处传来几个小鬼子的声音,他们用日语嘀咕什么,“大家都认真找找,支那兵一定藏在哪了,别让他们跑了!”徐胜阳观看了一下那边,压低了声音问大黑:“黑子,你是不是我兄弟?”大黑一脸惊愕:“你他妈不废话吗,俺俩一起同生共死多少次了!”徐胜阳说道:“那好,黑子,你听我的,一会我出去把小鬼子引开,你就抓紧趁机逃走,知道吗?”大黑一甩头:“你他妈这是什么混账话,俺能丢下你自己走吗?俺大黑虽然是个粗人,但是抛下兄弟自己偷生这事我做不出!”徐胜阳按住大黑的肩膀:“你听我说黑子,我已经是举目无亲了,了无牵挂,可你不一样,你还有老**呢,你都多久没回家了,你老**还等着你回去娶媳妇让她抱孙子呢。你要真认我这个兄弟,你就听我的!”大黑一听徐胜阳提到自己的**,眼泪就下来了:“俺是想俺娘,她腿脚不好,俺又常年不在家,我是个不孝的儿子.....”徐胜阳擦着大黑脸上的泪水:“你知道就好,兄弟,今天你失去兄弟没什么可难过的,你记住以后逢年过节给我烧点纸钱..."他又摸摸自己脸上几个月没刮过的胡子:“再给我送把刮胡子的刀,我就知足了。”大黑一把抱住徐胜阳泣不成声,徐胜阳推开他:“好了,我们时间不多了,他们迟早会找过来,到时谁也跑不掉,记住,抓紧时间逃走!”徐胜阳说罢困难的站起来,正预备走出去,突然他觉得眼前一黑,大黑从背后打晕了他,大黑扶住他,把他拖到草更深的地方,看着他:“兄弟,对不住了!”大黑飞速窜出去,大喊着:“小鬼子,你们**在这呢!”“支那兵,抓住他!”鬼子朝着大黑跑的方向追去,不知道追了多久,“嘭!”鬼子又被大黑打死一个,可是大黑的子弹也已经打光了,他扔下枪,徒手向前跑去,“啊!”大黑中弹倒下,这时鬼子又朝他身上开了几枪,他的军服一下被血染红了,他困难的翻过身,看着围上来的鬼子,他一声冷笑拉开了身上两颗**的引线,“嘣!”冲天一声响彻云霄的巨响,大黑和围上来的鬼子都被炸得支离破裂.....

这时,听到巨响的徐胜阳醒了过来,他猛地抬头看着远处升起的黑烟,他知道大黑把生的希望留给了自己,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黑子,我一定为你报仇!等到把小鬼子赶出**的那一天,你我再相聚!”远处的火光依旧耀眼,那么红,那么亮,持续了很久都不熄灭,惨痛而惨烈!

1940年10月 天津市

阴雾笼罩这这个城市,从东三省落入日军魔爪的那一天起,这个城市好像就一直笼罩在这种阴霾的天气下。不过,市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喧闹,卖东西的、摊位、饭馆一样也没少,战争在继续,生活也在继续。一辆黑色的老爷车缓缓行驶在街上,霸占了路面,车子的周围跟着一群穿黑衣戴黑帽的人,一看就像帮会的。一个卖豆腐脑的女人说道:“这是谁啊,除了日本人,这城里谁还有这么大排场的啊?”隔壁摊的大叔说道:“你还不知道啊,这是咱们市商会会长吕汉忠的公子回来了,吕家一直受日本人器重,在城里可是呼风唤雨,这不吕老病重了,估量让他儿子回来接任他位置的。”包子铺的老板也插嘴道:“真是老子当了***,儿子接着当的,不过这吕公子还太年轻,而现在商行比以前更加复杂了,他想接任商会会长啊,难!”

车子在吕公馆门口停下了,随从的人打开车门,一个风度翩翩的年轻人走了下来,年龄估量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他穿着一身棕色西装大衣,身材高大,外形俊朗,一双眼睛尤其锐利而且很有神采,他就是吕汉忠的儿子吕世昌。这是管家出来接过他手上的东西:“少爷,你回来了。”吕世昌点点头:“梁伯,我父亲怎样了?”梁伯摇摇头:“老爷状况很不乐观,但他一直坚持等你回来。”他们走进院子,一个身着粉红大衣的女子跑出来,这姑娘颇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哥,你回来了!”吕世昌看看眼前的妹子,完全是个大姑娘了,他笑了一下:“丽华,几年不见,你长大了。”吕丽华拉着吕世昌的胳膊:“哥,快看看爸爸吧,他病得很重!”兄妹俩进了里屋。

吕汉忠躺在病榻上,旁边围着一些仆人,吕世昌走过去坐到床边,他看着眼前的父亲,父亲比较以前更加苍老,也更加苍白了。吕世昌无法把眼前的这个病重的老头和以前那个精神饱满、身骨硬朗的父亲联系起来,吕汉忠微微睁开眼睛,用低沉道:“世昌,你回来了。”说罢他想挣扎着坐起来,吕世昌一把按住父亲:“爸,你快躺着,医生说你要多休息就会好起来。”吕汉忠摇摇头:“你就别骗我了,我早就知道我这病好不了,我没多少时间了。”吕丽华心疼的跪到吕汉忠的旁边安慰他:“爸,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吕汉忠慈爱的摸摸女儿的头:“丽华,你们都出去,我和你哥哥有话说。”吕丽华点点头,打发梁伯他们一起出去了,房内就剩下吕氏父子二人,“扶我起来。”吕汉忠说道,吕世昌扶起父亲在床边靠着,吕汉忠看着已经成熟的儿子,语重心长的说:“世昌,你长大了,也成熟了,听说你在广州那边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为父很欣慰。”吕世昌说:“我是您儿子,不会给您丢人的,只是如今世道变成了日本人的,我就是再有能力,也无法完全发挥。”吕汉忠咳嗽了几下,吃力的说:“世昌,你应该明白我这次叫你回来的用意,我们吕家在天津乃至东北一带商行叱咤风云这么多年,我现在不行了,我希望你能接替我,继续把吕家发扬光大。”吕世昌沉默了一会:“我知道您的意思,你是想让我接任你商会会长的位置,可是那就意味着给日本人干活....”吕汉忠打断他:“世昌啊,你不情愿给日本人做事我理解,可是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没有谁是心甘情愿的为他们做事,可是大家不都是为了求个活路啊,你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丽华还有吕家上上下下的人想想啊,吕家那三百多号弟兄为吕家卖命多年,难道要断了他们的活路吗?”是的,当年吕汉忠只身闯关东,在哈尔滨立稳了脚跟,手下培养了这么一批忠心耿耿的兄弟,无论在什么时候,他们都陪伴吕家左右,没有离开过。吕汉忠抓着儿子的手:“世昌,你要明白为父的一片苦心,咱们现在不能和日本人硬拼,那是没有意义的送死啊。”吕世昌何尝不明白父亲的苦心呢,他自己曾经服过兵役,受教过讲武堂,最终他决定放弃当兵并下海想实业救国,可这一切被日本人打乱了,他吐了一口气:“爸,我知道了,你别担心,你好好养病,其他的一切交给我。”吕汉忠点点头:“你明白我就放心了,世昌啊,你**走得早,留下你们兄妹两个,我好容易把你们都盼大了却等不到亲眼看着你成家了。”吕世昌打乱话题:“爸,你说什么呢。我这次回来,其他商会的都知道了吧,我担心他们不会服我的,毕竟我才回来,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吕汉忠摆摆手:“这个你放心,服不服你得日本人说了算,我早就和军部那边打好了招呼,吉川将军会帮你继任的,咳咳咳.....”吕汉忠咳嗽更厉害了,吕世昌替他拍拍背,端起桌上的药,“哇--”突然吕汉忠猛的吐出一口鲜血,吕世昌慌张的扶住他:“梁伯,快叫医生进来!”吕丽华惊慌失措:“爸!”这时外面的人一窝蜂的进来,吕汉忠躺着困难的喘气,他猛的紧紧抓住吕世昌的手,眼里充满了话语却说不出来,突然他手一松,吕世昌心里一紧:“爸!” “爸爸!”吕丽华扑倒父亲身上大哭,“老爷!”其他人也陷入了一片慌乱,天津最炙手可热的商业大亨撒手人寰了。

瓜哥点迫在眉睫小说

《迫在眉睫》是一本由迷雾紫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举阅读。

瓜哥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爱

    站点地图|返回首页|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