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牛好天气小说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生之浮沉(海夜写的小说)全本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生之浮沉(海夜写的小说)全本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生之浮沉(海夜写的小说)全本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详情

本书描写了主人公的一生,以及主人公对人生的态度。

生之浮沉精彩小说全书阅读

PS:新人新书,需要大家支持.推举,收藏,通通交出来.

周叶今年5岁了,但他是听大人们说的,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是多少岁。他现在坐在一棵树上,同样在树上的还有他的哥哥,以及几个小孩子。他们相信坐在树上和站在地上一定会有差别,但是现在除了风大一点,周围是郁郁葱葱的绿叶,再也没有什么奇妙的景象了。

周叶穿着脏兮兮的T恤和灰色的短裤,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小不点罢了。他抬头,向更上面的一个大约十岁的男孩问:“哥哥,妈妈做饭,现在快熟了吗?”

男孩看起来很结实,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证道:“再不用十分钟,饭肯定熟了。”他看起来自信满满的样子。

周叶小声建议道:“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下树了,万一妈妈叫咱们吃饭,我……”

结实的男孩接受了周叶的建议,如同敏捷的猿猴一般,迅速地来到周叶的下面,最后一跳,落在了地上。他抬头,对周叶说:“小叶,快下来!”

周叶已经开始小心翼翼地挪动身体了,他生怕自己掉下去。最后,来到了树的主干时,他却不敢往下跳了。在他看来,此时他所处的位置好高啊!

他哥哥在下面督促道:“快点,能不能快点啊,不要白费我的时间。”

犹豫了一会儿,周叶摇了摇头,小声道:“哥哥,我不敢,怎么办?”他的声音很小,他很惧怕他的哥哥,因为他哥哥时不时就会揍他一顿。

他的哥哥在树下看着,神色慢慢地不耐烦起来。又过了一分钟,他说:“你不下来吗?我吃饭去了,你就在树上好好待着。”说完,拍了拍***上的尘土,竟然真的走了。

此时,树上的其他小孩早已跳在地上,纷纷回家去了。太阳马上要落入地平线,天边的晚霞红彤彤的,炫目极了。每个家庭的灯光逐渐亮了起来,周叶家的也是。突然,一道声音传来,让他很是振奋,感觉马上得救。

“小叶,快,饭做好了,回家吃饭了!”正是他的妈妈在远处喊。

可是等了半天,还是没有人出来抱他。最后,他真想哭出来,因为他觉得没有人在乎他。他开始怨恨自己的哥哥,最后开始怨恨自己。他心里想:“周叶,你是自作自受,因为你是个胆小鬼。怪不得他常常揍你呢!怪不得其他孩子常常欺负你,因为你竟然连树也下不去!”

他看着地面,咬了咬牙,一狠心,闭着眼睛地跳了下去。双腿及***的感觉告诉他,他已经在地上了。周叶缓缓睁开眼,发觉自己果真坐在地上,他试图站起来,竟然没有任何阻碍。周叶抬头看了看刚才觉得很高的树,现在他竟已经跳下来了,真的难以置信。

“太棒了!”周叶跳了起来,骄傲无比,他觉得他现在是一个大英雄。原本看起来无比困难的一件事,看似无法完成,但只要敢于尝试,就会发觉它原来是那么简单。

周叶挺胸抬头,大步朝家里走去。敢这样做,他有所凭仗,因为他是一个大英雄,他真正地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回到家,只觉得天气更加热了。周叶呼了一口气,看见爸爸、妈妈、哥哥都坐在桌前,已经开始吃饭了。周叶很委屈,为什么他们不管自己,难道自己不是这个家的人吗?

但是周叶并没有哭出来,而是一言不发地坐在桌前,端过一碗饭,吃了起来——他早饿了,应该无所顾忌地吃饱。

吃完饭后,才晚上八点多,**便督促他和哥哥去睡觉。周叶想看电视,于是把这个想法偷偷告诉了哥哥,让哥哥代为表达。

周云(周叶的哥哥)嚷嚷道:“妈,我们想看电视。”

哪知**一脸坚决,义正言辞地拒绝道:“不行,你明天还要去上学,不能睡得迟了。”周云现在正上小学四年级,得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然后去学校。

周叶小声地说:“妈,你放心吧,我和哥哥一定在九点之前睡觉。”

看着两个儿子渴望的眼神,**只好说:“好吧,但是你们一定要在九点之前睡觉,明白吗?”

“哦。”周叶和周云答应了一声,便跑去看电视了。周叶喜爱看动画片,而周云喜爱看动作片,或者枪战片。最后,两人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看十分钟动画片,再看十分钟动作片,再看十分钟动画片……

晚上九点,**亲自督促他们去***睡觉,直待他们睡着后,才离开了房间。他们的房间在二楼,夏天的晚上又很闷热,于是窗子便一直开着,缕缕微风不时地吹***。

第二天早上,哥哥去上学了,周叶一个人又有点孤单。小孩子能有什么事可做呢?无聊充斥着每一寸生活。所幸还有与周叶年龄差不多的孩子,他们可以与周叶玩耍,否则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度过了。尽管如此,但周叶还是最喜爱等到哥哥放学回家的时候。他总是有那么多稀奇古怪而有味的事情带着周叶去做:掏鸟窝,做弓箭,做弹弓……

时间之所以漫长,无聊并不是唯一的原因,也不是主要的原因。每隔两三天,父亲总会出去喝酒,然后又酩酊大醉地回家来。回来以后,他总是发脾气,**做什么事情,他总要说是不对。**也不受气,以言语反击,最后,父亲往往会动手,而**则坐在凳子上掩面抽泣——她怕邻居们听见,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每当父母打架的时候,周叶总是藏在角落里,恐惧地看着他们。周叶并不是没有尝试着改变过,有许多次,周叶哭着喊:“爸爸,妈妈,你们能不能别打了?”周叶一边央求,一边哭,可是丝毫不起作用。大人们总以为小孩子是宠物,没有想法,他们只注重自己的痛苦,没有想到他们的宣泄方式同样会给孩子们带来无边的恐惧。大人怎么会在意小孩子的想法!

父母继续他们的战争,如此多次,周叶便明白自己的努力是无济于事的。他学会了躲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一切。暴风雨总会过去的,从今天的海面看不出此地昨天席卷过的巨浪,彩虹必将高挂天空,阳光定会洒到每一个角落。周叶无法改变一切,只能等待不幸过去。

每次,妈妈似乎总是挨打的。周叶恨为什么妈妈的力量不能再大一点,而去揍爸爸呢?更让周叶痛恨的是,每次父母打完架后,第二天,最多第三天就和好如初了。既然要和好,那为什么又要打架呢?又为何留下满地的狼藉——瓷碗的碎片呢?难道仅仅是为了让周叶可怕、痛恨、无望、冷漠?让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尝遍所有不该尝的味道吗?

在周叶看来,他们既然打架,那以后便永久不要和好,老死不相往来。打架之后和好,不是已经回不到当初那样的和睦了吗?

于是,每次父母打完架后,两三天之内,周叶总是冷冰冰的,一句话也不说。他要让父母知道,他恨他们,恨他们的为所欲为,恨他们的我行我素!他恨他的父亲,为什么平常是那么的慈爱,而喝酒时候,却像一个没有理智的魔鬼。他的父亲,明明是为了折磨周叶而喝酒的。有一次,父母打架的时候,周叶拿起哥哥的铅笔刀,在自己的手腕上刻了几个符号,流出血来。父母终于大惊失色了,他们阻止周叶,问:“你疯了吗?”并且急忙把周叶送进了医院。

在病床上,父亲担心地看着他,脸上尽是慈爱之色。他的父亲给他买来了橘子,并且温柔地说:“小叶,吃橘子吗?”

周叶并没有觉得有半丝感动,他的父亲的笑容,在周叶看来是多么虚伪啊!“你既然关怀我,又为什么要和妈妈打架?而且不顾及我的感受呢?我现在受伤了,你倒是开始假惺惺了,我讨厌你这种小人!”周叶心里满是恨意地想。

父亲给他喂橘子,他右手接过,狠狠地把橘子摔在玻璃上!

父亲和**都惊诧了,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接着,父亲的手臂开始颤抖,他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不知好歹!”

**也开始骂:“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呢?……”

周叶也愣住了:“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们不知道吗?你们还问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周叶不知该说什么,也不想过多地说什么。他的眼泪突然流了出来,嘶哑地喊:“你们都滚!都滚!”

第二天,父亲又端着饭来到了病床边,看来他并没有因为周叶的态度而发生什么变化,至少表面上是如此。父亲要给周叶喂饭,而他却冰冷地说:“我又不是残废,我自己来。”说着,他坐了起来,伸出双手接住碗,自己动手吃饭。其实周叶的手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害,仅仅是有些疼罢了,反而是家人大惊小怪。

父亲没有说话,一会后,落寞地走出了病房。周叶看着有些心疼,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来。

第三天,周叶就回家了,其实本就没有必要住院。他的生活又回到了从前,父母打架的次数却是更多了,看来他们依旧不在意周叶的感觉。只有在与小孩子们玩耍,或者是哥哥在身边时,周叶才是欢乐的。但即使在这个时候,他内心深处也在担忧,回家的日子又该怎么度过。

有一次,周叶鼓足勇气,问妈妈:“为什么爸爸每天要喝酒呢?”

妈妈叹了一口气,说:“不得意的人生,需要用酒来遗忘。”这句话,直到许多年以后周叶才明白。周叶的爸爸是一个工人,可是他不甘心一辈子只是工人。奈何四十年已过,人生最美好的时间也已消逝不见,不会再有什么作为了。心里再有什么报负,恐怕也难以实现了。但是多年以后,周叶虽然明白了,也不以为然:一个不想着改变现状的人,一边喝酒,同时白费时间,嘴里还嚷嚷着说:“我的时间呢?我的青春年华呢?”这种人,其实才是真正的可怜虫。可是更多年以后,周叶的想法却再次改变。不管如何,现在的周叶是不会明白的。

尽管周叶不明白,但他对于自己父亲的态度,却是有少许改变。他对父亲不像以前那样冷冰冰了,但更多的时候,他的叛逆性还是显露无疑。

父母依旧以固定的频率在吵架、打架,周叶更加艳羡在上学的哥哥了。他的哥哥,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不着痕迹地幸免了许多苦恼。周叶问过自己的父亲几次,问:“爸爸,我什么时候才能上学前班啊?”

而父亲在这时就会说:“快了,下半年,你就能上学前班了。”

“真的吗?”周叶欢喜地问。

“恩。”父亲肯定地回答。

时间在等待中慢慢溜走,不久之后,周云也放暑假了。周叶问周云:“哥哥,你还要多少天再去学校啊?”

“四十天。”周云回答说。周叶暗暗明白,四十天之后,他就能上学前班了。周云在做暑假作业,有语文、数学和英语三门,看得周叶非常艳羡。周叶虽然还没有正式上学,但是可以写1到100的100个数字,他还会算二十以内的加减法,还会写两个汉字——他的名字。

暑假的时间真漫长,周叶希望它快快过去。父母仍然几天吵一次架,夏天的蚊子每天晚上也咬得人无法入睡,这些事情使周叶更加期盼暑假的结束。但是夏天还是有一丝乐趣的,有一次,周云带他去很远的一个小水潭里游泳,那一次他很快乐。潭水很浅。不足以淹死他们,水里也没有小动物,这使他们可以放心地玩耍。

他时常也会去邻居家里待一阵,尤其是他的父母吵架的时候。邻居往往会拿出可口的饭菜招待他,但是他并不吃,因为待在别人家里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吃饭的次数变多,别人就会讨厌他,但表面上还会装作很友善的样子,这些周叶全知道。

苦苦地等待了不知多久,有一天,周云一脸不情愿地对周叶说:“明天,我就要报名去了。”

周叶问:“暑假结束了吗?”

周云发愁地说道:“是的。也许明天,你也要去报名了。”

周叶却一脸快乐。能有新的、从未体验过的美妙生活来临,是多么令人振奋!

第二天,早上九点。周叶洗了头和脸,不但他,周云,还有父母也都郑重地装扮了一遍。**带着周云去报名了,而父亲对周叶说:“跟我走!”

父亲托着周叶的手,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一个喧闹的地方。那里有许多和他一样大的孩子,正在一脸兴奋地看着四周。周叶同众多孩子们一样,也好奇地看着四周。

周叶想:“我以后要和这些小孩子们在一起吗?”

父亲拉着他的手,来到一个女人面前。这个女人大约三十几岁,正在看着面前的小孩。

周叶感觉到女人的目光,便可怕地低下了头。但他又转念一想:“我为什么要怕她呢,这样岂不是显得我胆小?”

想到这里,他便抬起头,看着女人的眼睛。父亲此时开口了,他说:“王园长,这是我的孩子,叫周叶。”

“哦,周叶啊,来这里,让阿姨看看!”女人蹲下身体,与周叶保持同等高度。

周叶只是看着女人,并未过去。

女人一脸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父亲笑着对周叶说:“没事,过去吧!”

周叶抬起头,看了看父亲的眼神,发觉其中带着强迫的意味,便极不情愿地走了过去。女人抱住他,摸摸他的头,赞美:“好可爱的一个孩子啊。”其实女人见到任何一个孩子,都会赞美出这句的。

周叶挣脱了女人的怀抱,跑到远处去了,也不回到父亲身旁。女人站了起来,看着远处的周叶,对周扬(周叶的父亲)说:“很乖的一个孩子,明天早上八点把他送到这儿来就行了。以后每天也是一样的。”

周扬拿出一些钱递给女人,并且说:“以后就要多多麻烦您了。”

女人摆了摆手,说:“没事,这是我的工作。”

就这样,周叶开始了他的上**涯。每天早上八点,**准时送他去幼儿园,十一点半再接回去,中午在家吃饭,下午两点半又送到幼儿园,五点半再接回去。

在幼儿园,老师们教他做游戏、唱歌、写自己的名字和一些简单的汉字、做算术。他同时也发觉他的伙伴们太娇贵,有时候正在说话,假如与他们的意思相违背,就会大哭起来。虽然很烦,但总比在家里好。幼儿园的**相对松散,基本没有什么规矩。在上课的时候,有的孩子甚至会莫名其妙地大哭起来,女老师们费尽心机,使出浑身解数,也无可奈何。但同样莫名其妙的,小孩子也许这一秒钟在哭,下一秒就会笑了起来,真是变化无常。

小男孩们分成了几个团队,经常相互打架。周叶和几个不容易哭的小男孩属于同一阵营,经常把其他小孩子们打得嚎啕大哭,看到这样的场景,周叶便会大笑起来。周叶同一阵营的男孩们看见周叶笑了起来,于是他们也莫名奇异地笑了起来。

幼儿园的老师们也发觉了周叶是最难管教的,也同时是最好管教的。因为他从来不哭,却把其他小孩打得哭出来,但是只要哪个老师对他好,他便会特别听那个老师的话。

幼儿园的幼师中,有一个姓叶的女老师,他三十几岁,是对周叶最好的幼师。周叶有一次对叶老师说:“老师,等我长大挣钱了,给老师买好吃的。”

每当这时,叶老师便会摸一下周叶的头,说:“好啊,老师记得你今天的话,你长大以后可不许赖账哦!”她活了三十几岁,再加上平常很细心地观看周叶,自然知道周叶性格有些怪异,而且她还发觉周叶非常不喜爱回家,经常问她:“老师,为什么幼儿园五点半要放学,难道不能是六点半吗?”

因此,周叶把其他小孩打哭时,其他老师都责备周叶,叶老师却是细心教导,从来不摆脸色。这也让周叶对叶老师有一些亲近之感。

幼儿园每隔十来天便会测试小孩子们,考察的内容是一些基本汉字、自己的名字、和简单的算术。由于叶老师的关怀,所以周叶决定好好学习,考个好成绩,使叶老师快乐。果然,每次小测试,周叶都能考满分。叶老师对周叶依旧关爱有加,倒是周叶的父亲,家里来了客人时,他总是会这样说:“小叶就是聪慧,上次考试,他又考了第一名!”

说者无所谓,可是周叶不喜爱自己像物品一样被炫耀。因此家里来了客人时,他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与别人说话。

他的父亲解释说:“这孩子从小就不喜爱喧闹场面,性格有些害羞……”

一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周叶又长高了一点。又是一个暑假,周叶心里却是快乐与悲伤并存。可喜的是,他要上一年级了,将会有新的同学和生活环境,可悲的是,他友爱的叶老师,却要与他分别了。最后一次与叶老师谈话的场景,周叶现在还清晰地记着,那是放假前的最后一天。

叶老师蹲下身子,摸了摸周叶的头,说:“再过一个月,你就是小**了,就不再是小孩子了,当遇见难过的事时,就不能哭鼻子了,知道吗?”

周叶点了点头。叶老师又摸了摸周叶的头,轻声道:“回去吧!”

周叶听话地朝门走去,马上出门时,他转过了身子,看见了叶老师的眼里流出了泪水。叶老师发觉周叶转过了身子,便快速把眼角的泪水拭去,柔声问:“怎么了,周叶,还有什么事吗?”

周叶问:“叶老师,我上了小学后,你是不是还是我的老师啊?”

叶老师愣了愣,然后点头:“是啊,我还要教你的,你可要好好学习。”

“哦。”周叶应了一声,掉头走了。叶老师突然发觉自己比想象中的更难过,多么可怜的孩子呀,以后不知道又有多少痛苦磨难等着他。

周叶终于上小学了,他发觉小学的教室和幼儿园里的教室完全是两个样。这里的教室有许多桌子,并且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小学的教室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完全没有了幼儿园里随意的感觉。直到真正上了学后,周叶才发觉小学真是太压抑了。

所有的老师,随身都携带一根木棍,是用来惩处没有完成家庭作业、以及上课说话的**们的。幼儿园里难管的孩子们,到了小学突然变得好管起来。所有**,包括周叶,都是万分惧怕老师的。

时间匆匆,无情的岁月使一切都变了摸样,森林可以变成沙漠,大海可以变成山脉。转眼间,六年过去了。

周叶已经长到了一米五二高,但是相比同龄的女孩子们还略有不如。六年来,学校分了三次班,有三次他又***了陌生的环境,认识了新的同学们。低年级的**们玩弹弹珠,高年级的**们却是进游戏厅。班里甚至有几个男孩,找到了女朋友。周叶也暗恋过一个女孩,表白时,却以搞笑剧终。

有一天放学,周叶跟随着喜爱的女孩,来到了女孩家门口。途中,他的同学们很疑惑,为什么周叶会跟着王雨。有的**们吹着口哨,高声喊:“周叶,你是要向她表白吗?”

周叶瞪了说话的男孩一眼,那男孩顿时闭嘴,不敢再说话。跟到王雨的家门口时,王雨猛然转过身,气呼呼地说:“周叶,你一路跟着我是什么意思?”

周叶低着头,说:“王雨,我喜爱你,两年了。”

对面一阵沉默,由于周叶低着头,不知道王雨是什么表情。等了两三秒钟,周叶突然掉头跑了,同时高声喊着:“王雨,我是骗你的,***!你可不要当真啊!你若是当真了,自恋狂,我不会同情你的!”

门口留下了不知道什么表情的王雨。

跑回家后,周叶气喘吁吁,同时责备自己:周叶,你今天脑子怎么糊涂了,干出这等蠢事!幸好跑得快,否则就麻烦大了。

周叶的脑袋很乱,最后,周叶对自己说:“你根本就不喜爱王雨,得了吧!好了,此事就此作罢!”

六年的生活,比一潭死水还要平静,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令人振奋的事情发生,六年就过去了。

还有十几天就要进行全市小学升初中的统一考试,周叶所在的学校很重视,他们希望自己的学校可以多出几个高分生,那样,就会有更多的家长选择把自己的孩子送往这所学校了。

**们开始写同学录,几乎每天周叶都要写十张之多,这种情况直到班里照毕业照时才有所缓解。周叶自己并没有买同学录,班里与他关系好的**并不多。他有几个好朋友,他们约定即使将来上了初中、高中,也要继续保持联系。周叶有两个最好的朋友,分别是苏飞和王磊。

王磊是个小胖子,与校外的小混混们有来往。王磊每周给小混混们五十元,小混混们就会庇护他,五十元算是安全费。有一次周叶对王磊说:“你不要和他们来往了,难道不行吗?”

王磊却面露苦色,说:“这不是我能左右得了的。我若是现在敢说出中断来往,只怕他们是要叫人打我的。”

周叶叹了一口气,他也无能为力。但是周叶隐隐约约感觉到,若是此时可怕挨打,恐怕以后的麻烦会更大了。

所谓小混混,就是每天放学站在学校门口,十几个人围成一团,手里拿着木棍,勒索小**的钱,或者顺便揍一个人。他们中的成员有的还在上学,或是初中,或是小学,但有的已经不上学了。

王磊的学习成绩并不好,能考上十三中已经算是奇迹了。周叶知道,恐怕自己以后很难和王磊玩到一起了,能见面也是大的奢求了。

苏飞,是周叶最好的朋友。他们一起去过游戏厅,一起去过小说店结束。马上分别时,苏飞拿来一对信物,一个留给自己,一个送给周叶,并且伤感地说:“周叶,我们是好朋友,你可不能忘了我啊!”

周叶紧紧地握住苏飞的手,道:“不会的!”

还有一个男孩叫**,也是周叶的好朋友之一。他总说某个女孩漂亮,并且也很会讨女孩欢心,他是有女朋友的。临分别时,**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充满豪气地说:“我已经决定了,初中就在第九初级中学念,要是以后有人欺负你了,来九中找我,我替你摆平。兄弟虽说混得不行,但也将会是九中一霸!”周叶知道,**虽然会讨女孩欢心,但却很胆小,别人欺负他的时候,他根本不敢还手。

周叶默默地点了点头,说:“一定!到时候可别认不得我。”

还有一个很懦弱的男孩,没有小考就去了其它城市。有一次周叶问男孩的一个朋友:“他还会回来吗?”

“不会了。”听到这句话,周叶失望透顶。

至于王雨,周叶对她的喜爱却是越来越少,因为他经常看见王雨和其它男孩玩得不亦乐乎,这使周叶心里很是嫉妒。最后,周叶竟然真的不喜爱王雨了。

十二天后,小考开始了。周叶的父亲护送周叶到另一个学校参加考试,周叶很好奇。考的科目有三门,语文、数学和英语。迷迷糊糊间,周叶就答完了,以至于他父亲问他考得怎么样时,他直摇头。

放假了,周叶又待在家中,不用去学校了。他的哥哥——周云,已经十八岁了。周云身高一米七七,身姿挺拔,是个英俊的小伙子。年龄的差距,使得周云不再和自己的弟弟玩耍。他有自己的交际圈,多彩缤纷的世界正在等着他。周云马上上高三,一年后,他就要高考,***大学继续学习。无论是与漂亮的女孩子们在一起,还是和朋友们一起喝酒,总比待在家里强得多。

周叶每天待在家里,也不出去玩,只是睡觉,或者发呆。时间过得太快,不经意间,熟悉的生活已经变成了往事,变成了注定会被风吹散的云烟。他暗暗期待,初中的生活又是什么样子,是否会给他带来惊喜。无事可做的十几天后,他跑去小说店借了两本武侠小说,再拿回家看,时间终于变得不是那么难过了。

周叶没有什么感觉,他的父母倒是急了。在看到周叶还有心思看武侠小说,不上进时,周扬终于忍不住训斥了。

有一天傍晚,吃饭的时候,周扬突然把筷子往碗上一放,问周叶:“周叶啊,感觉考得怎么样,能考上初中吗?”

周叶闷声闷气地说:“考上什么初中?初中和初中是不一样的,谁知道你说哪个初中?能不能考上初中?怎么会考不上,我们班的任何一个人都能考上。”

周扬听出了儿子话语里的不耐烦,当即脸色一沉:“我问你能不能考上好的好的初中,再分进好的班级?”

周叶如实回答:“不知道。”

周扬的手重重地在桌子上一拍:“不知道?不知道你还有脸吃饭?不知道你还一天拿本武侠小说在看?邻居家的小常和你一个年级,但是人家这次考得比你好多了。还有邻居家的……”

周叶一看父亲又要没完没了,拿别人和自己比较时,便顶嘴道:“考得不好就不能吃饭了吗?那你当初就不要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一天不看小说,你让我干什么,难道再拿本数学书学习,成为书呆子吗?邻居家的小常好是好,惋惜你儿没有他强。你不要拿我和别人比,成绩不出来,你就不要再和我说话!”周叶放下筷子,上了二楼。

父亲刻薄的声音传来:“我倒要看看你能考多少?就你那脑子……”

周叶用劲地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周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和别人的不一样,为什么别人的父亲那么通达,而自己的父亲却蛮不讲理?

要是自己从来没有出现在世界上,那该有多好。父亲的喋喋不休,使周叶自己都怀疑自己能不能考上初中。

又过了几天,某天中午。

父亲突然推开大门,高喊:“小叶,快下来,有件好事情!快下来!”

周叶趴在二楼窗户上问:“什么事情?”

父亲快乐地说:“你下来就知道了。”

周叶到了一楼,只见父亲满脸喜色地对自己说:“小叶,你考了你们学校第一,这是成绩单。”说着,递过来一张成绩单。

周叶心里惊诧,因为学校里还有几个**的成绩比他好,而且自己也一直难以超越。自己怎么会考全校第一呢?

拿过成绩单,核查了一遍,周叶果然考了全校第一。这下连周叶自己,都不知所措了。

但考得全校第一确实有用,父亲再也不喋喋不休了!而且经过父亲的大肆宣传,使得周围的邻居们全知道周扬有一个好儿子。每碰见一个熟人,别人都会亲切地打招呼:“小叶,那里去啊?”

周叶只能停下,费尽心机,想好说辞。

当天晚上,周扬买了猪肉和鸡肉,做了一顿好饭,来犒劳周叶。之后几天,周叶惊奇地发觉,父母竟然没有吵架!周叶决定即使上了初中,也要好好学习,使势力的父亲一直快乐,没有工夫与**吵架。

有一天早上,父亲把周叶叫醒,说:“上了初中,就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懂得更多的道理,明白大人的苦心。”他顿了顿,接着说:“爸爸不是神,不可能没有缺点,所以……”他想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

“上了初中,作为一个大孩子,应该拿手机了。快点起床,今天我给你买手机,你要是起迟了,就不给你买了。”

周叶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问:“是真的吗?”

“当然!”

吃完早饭后,周扬领着周叶花了三个多小时,用800元买了一个手机。对于一个工人来说,800元就是很几天的工钱!

看着周叶拿着手机爱不释手的样子,周扬快乐地笑了。有了手机之后,周叶有许多有味的事情要尝试。他记得王雨家的电话号码,并且倒背如流。拨通了王雨家的电话,周叶强压下心中的兴奋,静静地听着手机的话筒,以防对面有什么声响。

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喂,你是谁?”

周叶装作大人的声音,说:“我是王雨的老师,关于他报考学校的问题,现在我要给她交代一下,以防出了什么差错。”

“哦,原来是小雨的老师啊。她现在不在家,您有什么事情就给我说吧。”

周叶有点失望,但他随即清了清嗓子,问:“王雨考得好吗?她考了多少分?”

对面疑惑地问:“你不是她的老师吗,怎么会不知道她考了多少分?”

周叶早已想好了应对之言:“哼,我的**有几十个之多,我怎么能记住她考了多少分,难道我要记住每个**的成绩吗?”

王雨的**皱了皱眉,疑惑这个老师是谁,怎么这么没有素养。但她还是客气地说:“小雨考了252分!”

周叶心中暗喜,因为他考了273分,平常王雨的成绩是比他好的,哪知这次却比低他21分。

周叶说:“哦,我知道了,再没有什么事了,我挂了。”

对面传来声音:“不是还要报考什么学校吗?”

“不用了,王雨的成绩非常好,可以进任意一个学校。”说完,周叶便匆忙挂了电话。

周叶的心情很好,如今他考了全校第一,又买了一个手机,可谓是春风得意。可是过了几天,他便发觉拥有手机并不如何有意思,根本没有人给他打电话。

生活如同几天前一样,丝毫未变。周叶又看起了小说,但已不那么入迷了。记忆中的叶老师,也逐渐消散了。六年来,周叶并未遇见过叶老师,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周叶知道,失去的终将失去,拥有的必会拥有,他改变不了什么。

时间缓缓地流淌,转眼便到了去新学校报到的日子。周叶的父亲得知消息,周叶被分到了第三中学二班,是个好班。

前几天,周叶为进新学校做了预备——买了两套衣服,一双鞋,一个新书包,一个文具袋。

第二天,又是父亲领着周叶,前去报名。

周叶非常期待:全新的初中生活,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瓜哥点生之浮沉小说

《生之浮沉》是一本由海夜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举阅读。

瓜哥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爱

    站点地图|返回首页|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