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牛好天气小说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钓鱼台上采药人(回夜郎写的小说)小说全书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钓鱼台上采药人(回夜郎写的小说)小说全书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钓鱼台上采药人(回夜郎写的小说)小说全书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详情

《钓鱼台上采药人》是第一部记录钓鱼台列屿全景地理信息的中文小说,是一幅简明的台湾近代社会生态图,是一段可悲可叹的琉球沦亡史,是大清国晚期的一群一般人到福建省台湾府钓鱼台列屿采药的经过和情感关系记录。 本书已完稿三十万字,尚未全部完稿。欢迎多提修改意见。

钓鱼台上采药人精彩小说全书阅读

钓鱼台上采药人

1.读书人与卖药人

大清光绪五年(1879年)初秋的一个早晨,苏州城外邓尉山麓陆家老宅,秀才陆润青在书房里面读经。打开《论语》,大半已经可以背诵,即使不能背诵的句子,也可以迅速找到在什么地方。就是很熟悉了,仿佛家门口的小路,已经走了千百遍,闭上眼睛也不会走错路。但是假如下雨天不小心,还是会摔跤。《论语》中的许多语言,陆润青还是觉得无法明白。就像屋外院墙的石头,天天都摸着,它依旧很坚硬的样子,并没有因为时间而变软。

陆润青默默诵读了几段《论语》,心里生出疲乏。心想,两千年前到底有没有孔丘这个人?孔丘这个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孔丘这个人好像很高超的样子,为什么《论语》有一半其实是他的**的语录?

陆润青想不出个所以然,反而想睡觉了。可是大清早哪有睡觉的道理,就将头伏在书案上小憩片刻,预备过一会继续读经。谁知迷迷糊糊竟然真的睡着了,而且还梦到了孔夫子。

陆润青梦见自己回到童年,和一群小伙伴一起坐在村里的私塾里面读书,先生就是孔丘。孔丘让学童们诵读他的《论语》,他自己去了内室,半天不出来。陆润青放下书本,跑到内室门口去偷看,看见孔丘一个人正在悄悄吃肥猪肉。孔丘拿着筷子接连吃了三块肥猪肉,回头看见陆润青站在门口。孔丘显得神色慌张,手中的筷子不小心掉到地上。孔丘也不捡起地上的筷子,假装咳嗽了一下,回到私塾。孔丘让陆润青背书,陆润青背不出来,孔丘就生气了,大声吼起来叫陆润青离开他的私塾。

孔丘:“你不好好读书,给我滚出去!”

陆润青:“老师,我慢慢诵读,等会就可以背下来了。”

孔丘:“我的书不给你念了,你自己另寻高超去吧!”

陆润青:“老师,请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念书。”

孔丘气概汹汹拿着一把戒尺走过来,硬要赶走陆润青。

陆润青只得收拾书本,走出私塾的大门。

陆润青心想,我以后没有书念了,爹爹知道了一定会非常难过。爹爹一定还会骂我。爹爹一定还会打我。

陆润青心里担心着,突然醒了。

陆润青醒来,觉得这个梦实在好笑。连孔夫子都要赶我出门,看来我陆润青确实不是读书的命啊。

陆润青笑着信步走出书房,走出院子。

三转两转,在路上和李妈扯两句,和张老爹吹两句,还没有走多远,听见司徒庙方向人声喧闹,肯定又有什么好把戏。

近前一看原来是卖药的,一个老头和一个小姑娘。横挂一个破旧的红布招牌,上书八个字:“祛风拔寒,治病救人”。

江湖上常见医治风湿病的游医,给人家推拿、**、针灸、拔罐一阵工夫,病灶的地方临时热乎乎,不觉得了疼痛,买了他们的药回家去,其实也没有什么效果。

这个卖药的老头话语不多,自称是广东潮州人氏,海边的打渔人家,北上苏州访亲未果,盘缠却已经用尽,只得出售自家炼制的药丸,告求苏州的叔伯姨娘们顺便买些。看样子半是卖药,半是乞讨了。

一个人开口问那老头:“你的药丸到底灵不灵?”

陆润青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家长工刘水木,不干活跑到司徒庙来玩耍了。

刘水木不好意思地朝陆润青笑笑,说是给妈妈买点药。

小姑娘抢着回答刘水木:“吃了这个药丸,我家祖祖辈辈都没有风湿病”。

这小姑娘十五六岁,生怕别人不相信的样子。

刘水木花二十文钱拿了两包药丸。水木的**得了重风湿,遇到阴冷天气膝盖就痛,连站立都困难。

小姑娘问陆润青要不要买点药丸,陆润青摇了摇头。陆润青知道海上渔民大半都有风湿病,即使苏州的乡村也有许多人有风湿病,就是一种慢性病,还没有听说能够根治的。

小姑娘看出陆润青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仰头笑着说:“这个药丸真的很好唉,你不买一定会后悔的。”

陆润青还是很淡定地摇了摇头,也笑了笑。

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陆润青离开司徒庙,去爬邓尉山。到了半山,大汗淋漓,回头望见山脚村寨白墙碧瓦、炊烟升起,也是一番景致。邓尉山虽然不高,爬起来还是挺累人的。下次多约几个朋友一起爬山,估量不会这么累。秀才不出门,尽知天下事。胸中有丘壑,闭目天下小。为了证明自己胸怀大气象,专门去爬那些高山,岂不落入俗套。看来孔夫子确实俗不可耐。

陆润青于是下山回家去。

2.读书人要考试

半个月之后,到了江南乡试的时间。陆润青与书童金生一起坐船到南京,骑着毛驴进了城。在考场附近的客栈里开了房,随便弄些东西吃饱,睡了一晚。

第二天清晨,陆润青预备在周围转转。金生说:“公子何不去鸡鸣寺烧香?听说非常灵的。”

陆润青:“烧香有什么用处?”

金生:“菩萨保佑考状元呗。”

陆润青心道,真是个傻瓜蛋,举人还没有考上,谈何状元。懒得和金生解释,本来也想四处看看,就租了马车直奔鸡笼山。在鸡鸣寺的外面买了香烛纸钱,进到庙子里面给菩萨磕头、点烛、燃香、烧纸,出来如释重负。看见一个老道挂了一个算命的招牌,摆了一个小摊,正在给一个面容清癯的青年算命。

只听那老道最后说:“公子十日之内必取功名。”

青年说:“多谢道长!”还起身给老道鞠躬。

陆润青问:“看来道长也知道后天的乡试时间?”

老道点头微笑。

金生插话:“你给我家公子也算一个吧?”

老道抬眼看了看陆润青,仿佛吃了一惊,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嘴里说:“你,你,你,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呀?”

陆润青:“道长请赐教。”

老道站起身来,从头到脚把陆润青看了一遍,又从脚到头把陆润青看了一遍,然后双目炯炯地凝视着陆润青,郑重其事地说:“我今天遇到贵人了。”

陆润青:“道长有话请讲,不必介意。”

老道:“今年乡试你是头名!来年到京城会试必中状元!”

陆润青:“这个这个这个倒是好事。可是你不要取笑我啊?”

老道说不是取笑,而是命理注定,又将陆润青吹捧一番。老道索要陆润青五两银子,而只要刚才那青年一两银子。

陆润青开始还觉得有点好玩,听他要五两银子顿时生气了,预备拔腿走人。

老道欲阻拦,那青年一并付了。

陆润青问那青年姓名,原来名叫祝清秀,也是前来南京参加今年乡试的。陆润青心下有些歉意,于是约祝清秀当天晚上在南京夫子庙潇湘酒楼吃饭见面。

祝清秀爽快答应。

3.考试就要第一名

是夜。潇湘酒楼。

陆润青与祝清秀先听了几首小曲,喝了几壶绍兴黄酒,也没有多少醉意。

祝清秀取出两个白色的瓷瓶,说:“还是来点这个吧”。

陆润青:“酒喝混了容易喝醉,咱们后天还要考试”。

祝清秀:“这是我家乡的清酒,喝起这酒就想起家乡,很温暖的”。

陆润青:“你的家乡很远?”

祝清秀:“我的家乡在日本京都。”

陆润青瞪大双眼看着他。

祝清秀接着说:“我老家在日本京都,我妈妈是安徽人,我的日本名字叫大竹清秀,**名字叫祝清秀,我十三岁就到**和我外祖父住在一起。”

祝清秀补充说:“一般人不知道我是日本人,我也不希望别人知道,请求陆兄替我保密。”

陆润青终于明白怎么回事,点了一下头。有对身旁的金生说:“这是别人的隐秘,不要出去乱讲,回家去也不要乱讲。”

金生看了陆润青一眼,又看了祝清秀一眼,也点了一下头。

陆润青:“祝兄参加乡试有把握么?”

祝清秀:“尽力而为吧,我十六岁就是安徽的秀才了,**的四书五经也略微知道些。”

陆润青:“你觉得**文化与日本文化差别大么?”

祝清秀:“我十三岁就到了**,觉得**文化与日本文化是一样的。日本文字语言受汉语影响很深,早先的日语相当于汉语的一种方言,就像江苏话、安徽话是汉语的一种方言一样。后来日本自己发明了一些文字符号,把汉字方言的发音重新组合,从而形成了我们日本自己的文字。当然,日本文字仍然保留了大量汉字的字符。”

陆润青:“哦?”陆润青是第一次听说日本国的语言文字和**语言文字有这么深的关系。

祝清秀:“日本的饮食、习俗、建筑等等都和**近似。南京保留的一些唐朝时期的建筑,我看到仿佛回到日本京都的家乡一样。”

陆润青:“那么后天乡试你的目标是什么?”

祝清秀:“虽然白天那个道长说陆兄要考第一名,但是我要郑重告诉陆兄,我的目标也是第一名。”

二人谈得快乐,不知不觉又把两瓶清酒搞定了。各自回到住宅,其实都醉了。

4.好衣服与烂衣服

乡试第一场,四书五经。陆润青大致清晰的,出来感觉不错。

乡试第二场,策问。就是乱扯。陆润青临场发挥不错,当然不敢偏离四书五经的大义。

乡试第三场,诗赋。

这天早上下了些雨,天气有点冷。陆润青找了一件厚点的长衫穿在外面。

金生:“这件衣服太旧了,还是买件新的吧。”

陆润青:“考完这一场就可以回家了,为必买新的。”

进考场的时候,守门的小吏挡住陆润青。陆润青说自己是来参加考试的。守门的小吏示意陆润青到侧房去检查。

到了侧房,陆润青拍怕衣服上下,意思是没有夹带资料。小吏令陆润青把衣服解开。陆润青又把衣服解开。小吏令陆润青把***裤全部解开。陆润青怒火中烧,恨不得给那小吏脸上一巴掌拍过去。最后还是忍着走完程序。

事实上这些程序也是因人而异的,前两次陆润青穿戴华贵的时候,那小吏也只是用手在衣服外面拍怕就放行。今天穿了一件旧衣服,没有想到会额外忍受一场窝囊气。

考官命题作诗的时候,陆润青还想着刚才那贱人,思路无法***考题。几乎所有的人都交卷离场了,陆润青的纸上才落墨两三行。细看了一下,很不中意,揉成一团扔掉。副考官走进陆润青的考棚,提醒时间差不多了。陆润青急出一身冷汗,匆匆编了几句打油诗,闭上眼睛交卷出来。

金生站在考场外面满面堆笑,说:“公子大功告成,等着做状元了。”

陆润青厌恶地挥挥手,径直回到客栈收拾衣物,预备马上回苏州。

金生:“公子不等发榜了?”

陆润青:“三年之后再来。”

金生:“公子忘了那道士的话了么?就是今年,何须三年。我们还是等发榜之后再走吧。”

陆润青其实也不完全死心。这次考试前两场还算顺利,后面一场被那小吏干扰,倒是也没有交白卷。何况诗词歌赋这种东西,时常是仁者见仁,说不定这个考官对了路呢。于是又临时留了下来。

终于等到发榜,惋惜陆润青榜上无名。祝清秀得了第七名。苏州同窗李春华,竟然榜上有名。这个李春华其实是一个吃喝嫖赌、游手好闲之徒,老师指点背诵的篇目,他一般只会前面几句,后面的内容他完全不清晰。陆润青平常比较不齿李春华,很少与他交往。这人也中了举,真是想不到啊。

又在街上遇到祝清秀,陆润青打算低头而过。祝清秀主动招呼陆润青,颇替陆润青惋惜。二人又喝了一席,互留了链接,彼此告辞。

瓜哥点钓鱼台上采药人小说

《钓鱼台上采药人》是一本由回夜郎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举阅读。

瓜哥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爱

    站点地图|返回首页|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