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牛好天气小说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秦兵(游离紫写的小说)完整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秦兵(游离紫写的小说)完整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秦兵(游离紫写的小说)完整小说全书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详情

女人为了救他,不惜让自己尸骨无存!他恨她所恨的一切!他要复仇!他要强秦、要灭魏、要平天下! 他感到无助的是,他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秦兵…… 他奋斗,他坚韧!他一步步的爬上了政权的巅峰,成就了赫赫战神!他剪除了秦国内部所有的叛乱,统兵血战六国,征讨胡虏,劫掠中亚,大战马其顿兵团,攻陷巴比伦城,继而又踏碎高丽半岛,纵横无垠草原之上……最终训练出一支无敌的秦军,决战天下! 即使一场诀别之后又是另一场诀别,他也义无反顾!因为,长剑出鞘无血不归! 该书以战国做背景,以战争,历史,哲学,暴力,美学,等因素融合贯穿,谱写出一幅可歌可泣的民族文明正源史诗。

秦兵精彩小说全书阅读

公元前362年 秋 黄河西岸少梁山地

秦魏两国之间持续了一天的鏖战刚刚散尽

秦军

王殇,眼对眼凝视着双手端着的头颅,脚下是尸横遍野向天边无限延绵的战场。一颗人的头颅,秦兵的头颅,这颗头颅的双眼没有合上,似乎王殇看着他,他也在看着王殇。

……

昨夜全军休息后,这颗头颅和这颗头颅的躯体还好端端的连在一起躺在王殇身边对他说道:“明天,明天我被编到冲锋轻兵营了……”

王殇似乎听到般的呢喃了一句:“轻兵、冲锋。保重……”

冲锋营,顾名思义是每次对战站在第一排的阵营。轻兵,就是秦军中的敢死队,他们上阵不穿盔甲,上身赤裸,一盾一刀,军鼓一响,全力冲锋,死不旋踵!冲锋的轻兵任务很简单,为后续的铁甲方阵赢得集体突进的距离,为后续的铁甲方阵消耗掉敌人射出的弓箭……因此,他们只要做一件事,冲!死命的冲!然后死!毅然决然的死!

那颗头颅的主人道:“王殇,把我带回家。”

王殇苦笑道:“假如我能找到你的话……”

……

王殇继续端详这这颗死不瞑目的头颅,暗自感叹了一声道:“我找到你了,谁以后又能找到我了?或许我死的时候也像你一样,颈项被大刀齐刷刷的砍过,变成一具无头鬼。等我们俩在地府相见的时候,是否会觉得一起做个无头鬼也是一件快事,不是吗?呵呵……哦,该如何痛饮了?”无谓的冷笑,在王殇嘴角一闪即过。

……

刚激战完的战场,遍地都是尸体,遍地也都是武器、盔甲、还有战友的尸身。对于战胜的一方来说,有机会打扫战场无疑是一场奖励,奖励胜利的一方可以把战友带回家。

因此每一个接到打扫战场任务的士兵,都极力的在尸丛中翻找,不时的可以从这里或那里传来凄厉的哀嚎……有的人为找到了自己战死的兄弟而哭,有的人为找到了自己的战死战友而哭,有的人则是为找到了自己的战死的将军而哭,还有的人……因找到了自己的残肢而哭……无论是哪一种人,想哭也只有在打扫战场的时候。

军营里是不让哭的,哭,容易扰乱军心,扰乱军心,斩立决。可唯独在这时刻,将军都不会来阻止士兵宣泄痛苦,或许是因为将军也在哭,他是人,他也需要有个机会去哭……

“传令!……………………!”一声嘶吼,伴随这一声高亢急促的马匹的嘶鸣“吁!……”打破了哀鸿遍野的战场,一个精神饱满的传令兵端坐在马背上开始向全体收尸部队传令:“秦公将令!所有尸体,不分秦魏,就地掩埋!物资不收,随尸下葬!所有部队一个时辰后北山坡集结待命,违令者!军法从事!”

“吁!……”又是一阵嘶鸣,传令兵骑着快吗飞速离去了。留下了一片愕然的秦兵。

“什么!?武器盔甲不要便不要了!可这不分秦魏?!难道要把我们老秦人和魏狗合葬在一起吗?!”一个老兵愤然的怒吼着。

“是啊!秦公在想什么?”

“怎么回事啊?!”

“难道让他们死后还要和魏狗厮杀吗?!”

收尸的秦兵们,纷纷放下手里的活,沸腾起来了。在秦军的传统里,只要条件同意都绝不会放弃这些为国捐躯的将士的,能带回国的就带回国,带不回去的也要就地找个地方好好掩埋,就算无法好好掩埋也没听说过和敌人埋在一起的!

“千夫长!你倒是说话呀?!”一个老秦兵十分悲痛的而又愤慨的冲着王殇问了过来。

王殇还是一如既往的似乎什么也没有听见般的凝视这手上的头颅,须臾,淡淡道:“听秦公的。”一边说着,一边轻柔的用手指帮头颅脸上的沙土掸去,“抓紧埋吧。”

“可是……!”

“可是什么?”王殇打断了老秦兵的话,淡淡道,“谁说埋在一起死后还会继续打?我想我死后就不打了,他们也是。好歹他们死后还有人埋,至于我们……我估量,也就是今天晚上了,你我死了估量是没人来埋了。”

王殇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头颅,抬起头看了看疑惑难消的众士卒,一丝冰冷苦笑在他嘴角飘过:“兄弟们,抓紧埋吧,埋完,我们也对得起先走的兄弟们了……抓紧埋!埋完,上路!”

王殇最后的“上路”两个字咬得极重,眼神迸发出逼人的寒气,全场的士兵都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气概给震慑了,王殇顿了片刻突然仰天大吼:“秦公军令如此急促,必是有紧急军情!今日鏖战一日,秦魏两军损失极大,我秦军终胜!若来日再战,我军……我军已无力再战……所以,今夜!就在今夜,秦公定是要今夜偷袭魏军,一鼓作气,血战到底!把握着唯一的战机!把握着今日这些死无葬身之地的将士们用鲜血换来的战机!埋与不埋,分葬还是合葬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抓紧集结,抓紧休整,恢复体力,今夜!出其不意!今夜!死战魏军!为他们……报仇!!!!”

“死战魏军!”

“死战魏军!”

“死战魏军!”

彻天彻地的怒吼充盈天地!

王殇昂起头颅,轻合双眼,嘴角抽搐,两丝泪水微微渗出眼角。天空似乎也被这昂扬的杀气给震慑了,大滴大滴的雨水瞬时浇灌这战场。

王殇的双手将那颗头颅紧抱在胸前,嘴角微微蠕动出一句话,一句在大雨中,在怒吼中只有他自己能听清晰的话——“父亲!没方法带你回家了……儿子今晚就来陪你,陪你喝酒!下酒菜,哼,十万魏军人头,你看够不够?呵……”一丝苦笑,飘过了王殇的嘴角……惋惜了这批兄弟,还好晚上我们,都葬一起……

魏军

魏军大营,微微入夜,星斗满天,不见明月。

战败的气氛笼罩魏军的大营,空气非常的凝重。但除了凝重也没有别的感觉。魏军一直如此,无视胜负,任何时候都是凝重且井然有序的。

自吴起之后,魏军就在战国大争之世中所向无敌了,庞涓掌兵之后,更是把魏军的战斗力推上了空前的巅峰。而站在这巅峰之上的魏军只会散发出一种气质——凝重。凝重的像一尊石像,无悲、无喜、无生、无死、所以无敌……

“秦军的确配做我魏军的对手。”一个冷峻的魏军年轻将领站在自己的军帐之前,仰望星空,独自思考着白日的鏖战,缓缓而出几句感叹,“自我有生以来,未尝闻魏军有所败绩。纵然今日对阵以‘战意无竭’著称的秦军,也不应有败才对……难道……”

“禀将军,庞涓上将军中军升帐。”一个中军司马走到该魏将身后不急不缓的传来了军令,打断了他的思绪“莫钰将军请速至中军。”

“知道了,这就去。”莫钰高声答道,心中却是另外一副思考,“建功立业,是我高飞之时了,谢上将军。”

须臾,中军大帐。

银盔银甲银发银须的庞涓,冷冷的坐在帅椅之上,环列着各军将领。莫钰只是一员偏将,刚刚因今日与秦军鏖战一日,虽败,却被庞涓亲自提拔成了偏将,这才有了资格参加军事会议,不过他只能站在第三排,也是最后一排,最靠近帐门的位置。不过莫钰不介意,只要给他一个机会能进这个大帐,他相信用不了多久站在秦公庞涓身边的人必定是他!

庞涓的冷,阴冷,摄人心魄,仿佛就是一具冰冷的活死人,没有人情愿离他太近,离他太近就没有安全感,似乎靠近他就算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也会被活活冻死。传闻魏王都下严旨“庞涓需三丈开外答话!”姑且不论真假,至少在当下这个大争之世,敢和庞涓争雄的人,不会有,不敢有!魏王如此,秦公,赵王,齐王,楚王,燕王,韩王亦如此。

“说。”庞涓的上下嘴唇略微动了一下,一个简单的‘说’字低沉,阴冷的飘了出来,声音很低,但大家都听得清晰,因为大帐极静,静的像墓室。

“禀上将军!”一个身躯极为魁梧的武将出班禀告。

庞涓低垂的眼角微微抬起,瞄了一下他,也没多说一个字。

莫钰认识,这个武将叫晋鄙,是魏军大将中的后起之秀,年龄比自己长三五岁,三十五上下,深得庞涓观赏,屡立战功,现在已经是庞涓手下五大主将之一,极擅长强兵硬仗。

晋鄙说道:“禀上将军,我军今日一败着实令人震惊。但我军也未动用魏武卒方阵,来日再战,末将愿为先锋,亲率三万魏武卒,全歼十万秦军!”晋鄙本身声音就极为浑厚,一番言辞多有大方,如同一炉旺火给这个阴冷如墓室的军帐带来一丝温暖。

庞涓,动也没动,似是而非的耷拉着头,嘴角微微抽动几下,缓缓的飘出两个字“下去。”短暂,急促。晋鄙听得出来,他被否定了。一炉旺火瞬间就熄灭了。晋鄙安稳回到了列中,也丝毫不以为意。错便是错了,无可厚非;就像败就是败了,不用辩驳。但庞涓不会错,因为就打仗而言,他没有错过,也不会错!这也就是魏军军心永久“凝而不散,重如泰山”的核心之力。

“莫钰。”阴冷的呼唤。

“末将在!”莫钰昂然的走到甬道中间,自然昂然是心态,型态自然还是凝重。

“说说看,和秦兵鏖战整日了。”阴冷的庞涓,用一串略微多一点话,提醒着莫钰,也提醒着众将,庞涓还是个活人。

“末将以为,破敌就在此时!”莫钰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话说得很铿锵。

“好。”庞涓说的好,声音并不大,但足够让全帐的将军心神一震。

“秦军,只有一个机会就是趁夜奇袭我军。想全歼秦军,也只有这么一个机会。”莫钰说着就用手指着行军地图上的一处环山峡谷,准确说是峡谷南边的一处山口。

“你什么时候明白的?”庞涓。

“入帐前片刻。”莫钰。

“还算不晚,哈哈!”不苟言笑的庞涓,竟然会心的笑了两声,举帐皆惊,自然只能在心里惊一下,庞涓又道:“既然你命大死不了,那么就给你一个继续立功的机会。你要多少人?”

“十名魏武卒即可!”莫钰笃定的说了一句。

庞涓紧锁着眉头盯着莫钰,若有所思。

晋鄙等所有将领更是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莫钰。

“难道要老夫也等片刻,才能明白你在想什么吗?”庞涓淡然道。

莫钰突然跪倒在地,双手伏地,说道:“愿立军令状,一夜之间,武卒十人,尽杀秦军十万!”

“好!”庞涓忽的站了起来,一扫阴霾的脸,虎虎生威道:“英雄出少年!我就一句话,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完仗,安邑再见,论功封赏!”

“谢上将军!”莫钰重重的在大帐中给庞涓磕了个头,虽重却已经难以抑制莫钰此刻心中的激奋之情。

庞涓似乎又稍稍恢复了之初的阴冷拂手离开了大帐,留下了一群不知所措,自信满满的将领。对于魏军的将领来说,自己的自信无足轻重,庞涓的自信才是自信,是军心,是军魂!

莫钰已经选择了十名魏武卒动身了……

夜袭

秦军

王殇是千夫长,顾名思义,他是一千名秦兵的将领。在军中他这样的将领还是很一般的,一般的在秦公的眼里只不过也是一个秦兵罢了。

王殇今年也有二十三了,十五岁从军,入伍八年,年年征战,如今他自己也记不得打了多少仗,杀了多少人。不过他也不必骄傲,像他这样经历的人在军中也很一般,一般的在秦公的眼里只不过也是一个秦兵罢了。

王殇能记住的只有一点,自己是人,老秦人,没什么想法,没什么愿望,唯一想要的就是——吃饭、活着、杀敌!多杀,多吃,多活,再多杀……直至自己像父亲一样,战死沙场,然后下去陪父亲喝酒。死,早已经是一件很漂亮的期待。王殇觉得假如自己像父亲一样被人阵前斩首的话,那么绝不会像父亲一样,因为留恋人世而死不瞑目。一想到父亲头颅上圆睁的双眼,王殇就一阵感叹……

想归想,做归做。

王殇的千人队被编入了后军,整支秦军已经在夜色的掩护之下悄然逼近了魏军的大营。

“鸟!白天打仗我们收尸!晚上夜袭我们断后!秦公太偏心了!”王殇的千人队里如此类似的纷纷议论,声音很小,但能听见。

王殇走在千人队的最前排,他也微微的听见了,但没有表示什么,头也不回的继续走。身后的士兵们都看着他,希望王殇可以说点什么,跟他们一起抱怨,或者给他们开解开解,哪怕是训斥一番也好,可是王殇却愣装没听见。

士兵们嘟囔着,低声细语的,吵吵囔囔的像一群撒娇的孩子,不快乐的样子其实真是为了博得大人们的注意力。

“少说两句吧。”王殇终于开口了。

士兵们似乎也都轻轻的叹了口气,或是说松了口气。

王殇淡淡的说道:“还是都想想死了以后能不能回秦国,留着些话在梦里跟自己的婆娘说吧。”

“***!”士兵们憨厚的笑着“我没婆娘!”

“我命大死不了!”

“断后没法杀敌立功啊!”

“要死也是魏狗死,我们想死哪里那么容易?”

……

王殇不再想说什么来泼这些可爱的士兵的冷水了,好吧,相信自己不会死总比相信自己立马就死要好一些,随意吧。

突然!

“杀啊!!!!!!!!!!”震天的喊杀声从前军传来,马蹄声!嘶鸣声!喊杀声!声浪一般一波波席卷而来……

“戒备,缓步前进!”王殇还是那一副淡然的表情,刚才还在打趣抱怨的千人队赶忙焕发出职业军人的面貌。

嗒!嗒!嗒!嗒!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中军司马快马赶到“传令!魏军与我军正面交战,形势难分,后军全军固守不得参战!违令者,斩!”伴随着马蹄声,中军司马又飞奔去了。

王殇若有所思:“正面交战?莫非我们去偷袭魏军,魏军也来偷袭我们?难不成……”

“传令!”又是一个中军司马,“魏军开始溃败,秦公令,胜负在此一役,后军赶忙加入战圈!”

振奋!

王殇的部队里人人的眼中都迸发出激昂的火焰。了不起啊!一日之内两胜魏军,亘古未有,秦军真是无敌之师啊!所有人都熊熊的看着王殇,毕竟冲锋的命令还是需要千夫长下的。

王殇却像石头一样,望着远方头也不回,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中军司马的传令也没听到。听得懂的人不情愿听到,听不懂的人听得比谁都清晰……王殇的嘴角淡出一丝苦笑。

“将军!抓紧下令啊,晚了可是要被追究抗命的呀?!我们要去杀魏狗!”

王殇点了点头,慢慢的回过身来,看着一个个激昂的士兵,悠悠的说道:“我们没有选择,秦军没有选择,秦国也没有选择,莫说此刻我军正胜,就算此刻我军已落入敌军陷阱万劫不复!我等亦要舍命向前!”

王殇突然急速抽出宝剑,仰天一直高吼一声:“老秦的兄弟们!”哽咽,却不能语塞,紧接着一句“死战了!!”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一声彻天整齐的巨吼划破夜空,一直一般的不能再一般的千人秦军疯子般兴奋的冲进了前军战圈。

王殇看穿了战局,却在激励手下去送死,因为王殇明白,去也是死,不去也是死,那就让他们都大义凛然的去死吧,既然他们喜爱这样的话,至于自己……呵……头颅在这,谁的刀快,就来砍吧……

……

魏军

庞涓冷冷的坐在一块山顶的大石上,微微锁着眉,观望这山下交战的秦魏两军。

晋鄙仗剑立在身后。

战局已慢慢明朗,秦军以完全落入魏军包围,正在奋力厮杀。魏军已基本合拢……

晋鄙凄凄的问了一句道:“上将军,兵法云,围师必阙。倘若我军合拢,纵然可以困住秦军。可若逼得秦军个个死战,毕竟我两军人数相当啊!……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庞涓丝毫没有动一下,无视又或不屑。其实庞涓在等,等最后那个山口被堵上。

在那个山口有一千秦军,极为强悍!

晋鄙也看到了:“上将军,容末将领一军去取那山口。”

“取山口需要一军吗?”庞涓冷冷的反问了一句,晋鄙无所适从的听着,想着,却难以回答。

“十一个人,还不够吗?”庞涓又问道:“若拿不下山口,让秦军主力突围逃脱,此战将功亏一篑。若拿下了山口,十万秦军还能活得了一个?一千抵十万,好兵!但是老夫的魏武卒,一人抵一千!这才是好兵!”庞涓“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扬鞭指向战场,“传令!”

“末将在!”

“屠秦军。”

“谨遵将令!”

晋鄙赳赳的走下将台,跨上战马,率领一军冲向战圈……

山口

秦军

王殇大吼一声,顺手劈下一颗魏军头颅。这是今晚的第几个,忘了,只记得自己还活着,自己活着还好,自己身边的兄弟也没死几个,那就好。

王殇吼道:“都别死啊!一定要守住山口,给大军留一口气!”

“嗨!”整齐壮烈的回答已经杂含了极度的疲乏。王殇知道,秦公是个倔脾气,只要山口还能守住,只要大军还有一口气,秦公就只知道挥兵向前。退却,不是秦人的风格,就算今日主力从这个山口撤出去了,来日也逃不过溃败的命运……向前也是死,向后也是死,不可否认,秦军,秦国,已经被逼的做“垂死挣扎了”。而眼下,王殇守着的山口,就是垂死挣扎中的秦国,秦军最后的一口气。

可是当下王殇看到了十一个魏军从后山快马杀入了自己的阵中,顿时,血肉横飞……秦国,秦军,兄弟们的最后一口气慢慢消散了……

“嗒!嗒!嗒!嗒!”凌乱不堪的马蹄声,驼来了奄奄一息的中军司马“传……传……传令,王殇部,死守山口,不得……有失……你……你……不能……呃……”司马没说完,就死了,没有伤口,累死的。

王殇扶着司马的身躯道:“王殇领命,呵呵,王殇及手下千人,誓与全军合葬……”

魏武卒

日出,战场寂静了下来,收尸的军队换成了魏军。没有战俘,没有活路,庞涓在屠军……

扼杀秦军最后一口气的,就是莫钰和十名魏武卒。

十一个人,十一匹马,十一座鲜红的铁塔!

一个人杀一个人不累,杀两个人有味,杀十个人过瘾,杀一百个人……再强的人也难免气喘吁吁。

莫钰带着他的十名魏武卒就在刚刚一人杀了一百人,在山口杀的。一杀一百,十杀一千,无论换做谁都会忍不住自豪一番。换了亲身经历的莫钰则一点精神都没有。

魏武卒,吴起掌魏国兵权之后训练出来的具有最强战斗力的军团。选拔苛刻,训练严酷。

就单兵实力而言,魏武卒足以抗衡敌国的一员甚至几员上将。如此强横的魏武卒庞涓竟训练出五万之多!

而莫钰,则是魏武卒中的魏武卒。入伍十年,战必胜,攻必取,未逢对手。就这样一个狠角色,就在刚才让一个秦军跑掉了。说好听点让一个秦军突围了。

一千名秦军挡不住十一名魏军,十万秦军也突破不了十一名魏军,而十一名魏军却生生的给一名秦军突围了!

莫钰,无心参与打扫战场,只是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山口的巨石上瞭望着西方秦国。

庞涓的全歼十万秦军的计划,最终还是不完美……想到刚刚过去的庆功宴,庞涓在庆功宴上第一次除去了身上阴魂不散般的寒气,豪饮着一坛又一坛烈酒!的确,自庞涓出山以来,此战最为壮烈!庞涓是该快乐一下。更让庞涓笑不拢嘴的是,这场歼灭战里掐死秦军只用了十一名魏武卒,且无一损伤。庞涓想着自己幸苦栽培的五万魏武卒,似乎就想到了大魏国一统天下的宏图伟业!

莫钰却只能想到那个秦军,“这个人是谁?我们偷袭上来的时候,这一千秦军已是力倦神疲,偏偏这个人还能和我们周旋,最终竟然突围……”莫钰想不通,或许是上天的眷顾,或许是上天愚弄,但无论如何,魏武卒不能输!此场战役的瑕疵如同刀劈斧凿一样留在了他的内心。

入夜,魏军军营里少有的消散了凝重的氛围,或许这些凝重只来自一个人,庞涓!而此刻庞涓正醉醺醺的躺在床上,安逸的躺着。

“报上将军,莫钰将军求见!”帐外传令兵入帐。

庞涓,吃力的坐了起来,勉力的说了一句“入帐。”庞涓确实醉得不轻,确实太累了。

莫钰走了进来:“末将参见上将军!”

“何事?”虽然很吃力,但冰冷的气氛又开始从庞涓身上蔓延开来。

“禀述军情。”

庞涓冷冷道“无非是想去杀个人!”:

莫钰:“上将军明鉴!”

庞涓道:“或许是天意,你杀不死他。”顿了顿又道:“他会是你的克星也未可知,搞不好是大魏国的克星!有的人,明知是克星但就是杀不死,就像我的师弟孙膑一样。我身后有孙膑,五帝后有夏,夏后有商,商后有周,魏后不能有秦?你后不能有他?那十万秦军的背后不是有你吗?夺一国者,夺一命呼?”

莫钰震颤了!的确,一个人的生死和十万人的生死,一个人的生死和一国的生死相比真是微乎其微……与其去夺一个“或许”的人命,不如夺背后的国!

庞涓接着道:“走吧,秦国尚可一战,不要让瑕疵蒙蔽了你的眼。”

“末将谨受教,末将告辞!”莫钰转身离开了帅帐。

公元362年秋,秦魏少梁之战,魏国秦公庞涓料定秦军粮少欲速战,故布下骄兵之计,一日两败于秦军,诱使秦军涉险夜袭魏军大营。魏军合围之。庞涓遣魏武卒暗袭秦军背后,封死秦军退路,秦军死战不能突围,彻夜激战,秦军全灭……此役,秦军主力尽殁,秦献公阵亡。秦国由赢渠梁即位,割函谷关及五百里土地与魏国,以求苟延残喘……

#

#

#

#

写书不易,假如您喜爱这本书,请收藏。万分感谢!

瓜哥点秦兵小说

《秦兵》是一本由游离紫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举阅读。

瓜哥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爱

    站点地图|返回首页|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