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牛好天气小说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拂晓松山匪雄(目俞写的小说)完本完整小说全书阅读
拂晓松山匪雄(目俞写的小说)完本完整小说全书阅读

拂晓松山匪雄(目俞写的小说)完本完整小说全书阅读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详情

《道亦有道之天道》好看的都市小说,热血青春,去看看吧!

拂晓松山匪雄精彩小说全书阅读

拂晓在即,晨曦的一缕阳光拨开云层,直射到大地上,黑夜的黑暗马上褪色,谁也阻挡不了光明的到来。在鄂西北的一片山脉里,茂盛的树林被风吹得沙沙直响。松山位于这一带的中段,在这一群山岭里也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遭受着战乱的大地显得一片死气,山前的泥巴路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手**的弹片随处可见。靠着路边的树杆上还钉着几枚黄色的弹头。这年头,活着就是最幸运的事了。离松山十余里有个小的县城,叫做王庄。县城里的唯一武装力量就是一个保安团,四百多号人,团长姓冯,叫至亲。让人很想不通的这位冯团长的父母为什么会给他取个至亲的名字,这人不高,脸到是白净的很,眉毛淡似一条线,平日里看谁也不亲,整日都带着十几号随从在城里有些人气的地方转悠,转累了便找个茶棚喝上几杯,遇上心情好的时候,还理睬几句茶铺的老板,要是哪天扫了兴,就算是在茶里放把白糖,他也埋怨着这茶水那叫一个苦啊。他这一埋怨不要紧,身后的十几个号兄弟也不答应了,一手揪着老板要他说出个所以然来。遇到生意好的时候,老板还能掏出几分钱来“孝敬孝敬”。若是实在没有钱财“孝敬”。也不多说,十几号人利索的你一脚我一拳的招呼了,冯团长看着满脸是血的老板,微微笑下,手下也很识趣的停住了殴打,他们知道他的老大已经中意了,毕竟老大还需要这样的生意人孝敬,打残了,打死了,谁来做生意给他孝敬。这城内大大小小的生意人没人敢吭一声,因为**就是这冯团长的老头子。对于这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们只有忍耐和习惯。个个面黄肌瘦,许多的农民都是前胸贴着后背的模样,但他们很欣慰,因为他们还活着。王城西边到是有个**党的游击红军分队,驻扎的地方叫祁水岭,但根本顾不上这小县城的百姓,他们被国民党甲师下辖的独立A团,和国民党丙旅C团包围了整整五个多月,要不是祁水岭里草木繁杂和道路崎岖,早就被这两个团吃掉或者自己饿死了。唯一能让这些披着人皮的保安团的畜生可怕的就是藏匿在松山里土匪们。

这一年是一九三七年的七月初,**党和国民党之间的内战还在继续着,翻开**当时的地图,东北三省的同胞们已经在日寇的铁蹄下践踏了六年多。蒋**长对于日寇的行径还保持着不抵抗政策,坚决的指示着“攘外必先安内”的战略,全国各地的红军部队几乎都被逼到了山岭深处建立了革命依据地,双方都开始僵持着,间或国军飞机群对革命依据地轰炸几番,然后红军就组织几场小规模的突击,打完就撤,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大的战役。在鄂西北地区,一支土匪部队就在这种环境下悄悄的壮大。松山深处的一个山寨里,这寨叫做飞云寨,竟有八百多人整齐的站着,穿着带着补丁的灰土色衣服,面色红润,滚圆的肚皮分明和这萧条的世界不相符。在队伍的前方站着三个人,正中间的是大当家的,头上带着顶布帽,额头上有块深深的刀疤,在阳光下印得血红,腰间別插着把盒子手枪,眼睛大的向外凸,鼻梁略高些,嘴唇的上下长满了胡子,一眼看去怎么也不像个只有二十四的男人。其实当土匪除了名声差些,也没什么不好的,可以吃饱,穿暖。虽然烧杀抢掠什么都干,欺负老百姓,但是那所谓的当兵的比如保安团,国民党的杂牌队伍,还有什么稽查队,那些坏事也没少干。俗话说“靠山吃山,”松山前有条***的大路,虽然有时运输的车辆都会陷进泥坑里,这条路是烂到不行了,可从随县到王城,枣庄也是唯一的捷径。飞云寨就守着这条路,吃的喝的,用的,动动腿就什么都有了。

葛二奎,性别:男,年龄:24,籍贯:应该是湖北襄阳,职业:土匪,工作地点:松山飞云寨,特征:额头上有块刀疤,所以许多人叫他葛老疤,家庭情况:父母是农民(已死),在家排老二,哥哥叫葛大奎(已死 ),没有弟弟妹妹。七八岁时跟一个街头杂耍老头学了几年刀法,这老头叫什么不知道,确实有那么点本领,据这老头说他祖上还是天平天国的将领。小二奎可不知道什么是太平天国,他只想练好功夫,等村东的刘地主又欺负他父母的时候,上去给他一刀。儿时的二奎白天就跟着父母给刘地主种地,黄昏了就跑到县城里跟老头学把式。日复一日的二奎已经十五岁了。身上混实的肌肉包裹着如柴般的身体。直到有一天二奎的第一个噩梦打破了他平淡的生活,当夕阳又一次的落下,二奎像以往一样跑到老头的住的破棚时,只见这老头满身的血,气息微弱的残喘着,其实很简单,老头在卖艺的时候被当地保安团收取所谓的爱护费,老头哪有钱给他们,一场打斗在所难免,老头年龄虽大了些,身手可是不错。一开始三拳两脚打翻了三个这正值青壮的保安兵,领头的一看不对头,也不那么文明了,十三四个保安兵就一拥而上,不到两分钟战斗就分出了胜负,老头躺在了血泊里。到底是练过功夫的,连滚带爬的还爬回了破棚里,路上只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证明着刚才是有过打斗的。夜幕拉了下来,黑暗笼罩着这死寂的城市。老头把身下破烂被絮压着的一把大刀递给了二奎,没说上一句话,便被黑夜吞噬了这脆弱的生命。二奎也跟着老头练了几年,有些力气,拿着这破烂的被絮把老头一包,扛着跑到了城外的荒野,用刀在地上凿了个坑,然后一把土一把土的埋了。这是他该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至始至终二奎没掉一滴泪,他知道流泪是没有用的,而且哭也减少不了他内心的苦痛,一个男人再苦再痛也不该流泪,因为流泪便**了妥协,二奎不愿妥协。他在老头的坟前坐了许久,他知道他不能给老头立个碑,第一他没有读过书不会写字,第二若是立个牌碑哪天被那保安团的人发觉了,老头估量连全尸也留不下了。二奎拖着那把刀晃晃悠悠他的回了家。这一晚二奎一夜没睡,他把刀藏在了床下,然后辗转反侧的在床上,他想给老头报仇,不断的捏紧拳头,又不断的松开,他知道一旦这样做了,自己死不死是小,他的父母,哥哥估量也活不下去了。到了第二天拂晓,二奎穿上了外衣又和父母哥哥去播种着不属于自己的田地。不带任何的想法,似乎昨晚什么也没发生过,原因很简单,要活着。

安静的日子又开始无休止的重复着,虽然到处都在打仗,但只要没打到这些社会底层的百姓脚下,他们依旧重复着自己的生活,种地,吃饭,种地,吃饭,睡觉。以前二奎还可以去练练功夫,如今老头已经死了一年多了,他的生活里也只能吃饭,种地,睡觉了。

在这样平淡的日子里又过去了5年,在这5年里二奎家就发生了一件大事,他哥哥大奎死了。原因嘛也很简单,那年六七月份,就不断的下雨,一直下整整下了一个多月,二奎家本来就破旧潮湿,大奎可能体格是差的多,不停的咳嗽,穷人的命永久都是和天连着的,播种时的天气好,这一年就能喝上点稀饭,尽管稀的多加几瓢水也能喝饱,要是天气坏些,那能啃到树皮就算不错的了。最重要的还是身体,像大奎这就是没能挨过着潮闷的天气,着了风寒了,这要在地主家里也算不上个什么事,到城里抓上几副药,虽然苦些,但吃个几天就没什么问题了。像二奎家这情况,就属于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只有多喝几碗热水挨着,挨过去了继续干活。挨不过去就只能节哀了。之后二奎在家的待遇也相对的提高了,以前老爹到地主那捡些地主吃剩下的肉他和他哥哥分着吃,本来就少的可怜,再这么一分就只能塞个牙缝。为这肉二奎和大奎没少吵过嘴,如今甭管多少肉都归他一个人了,可二奎怎么吃也吃不出以往的味道,多出来的那点肉算是他哥哥的命换的。至少他是这样想的。

如今的二奎已经二十一岁了,二奎的父母开始急了,这要抓紧给他找个婆娘,大奎没了,要是二奎再出个意外老葛家算是断了后了。在村里张罗了一番,老葛家是地道老实的农民,靠着实诚这点还是给二奎找了个女的,双方家人一合计,也就算是定了。那女人是村头老张家的最小的姑娘,老张家也是给地主种地的农民,也算是门当户对了,从小也是看着二奎长大的,虽然双方都穷,但形式还是要必须走的,双方定了所谓“吉祥”的日子。拿出可怜巴巴的积蓄(借的)开始张罗了。在这一段等待的日子里,二奎很激动和快乐,老张家的那女孩小时候他是见过的,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又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自从开始跟着父母干农活也有十几年没见了,毕竟他们两家不是为同一个地主种地的。他想象着她应该有着大嘴唇子,亲起来有厚实感,他想象着她该有个大大的**,最好一只手都抓不住,他想象着洞房的那晚。。。。。。。

终于到了这一天,整个村子都喧闹起来了,一切似乎朝着二奎的想法进展着,早上他穿了二十年来最洁净,补丁最少的那件衣服,在家里来回的走着,到了中午就可以把新娘接回来,然后亲朋好友在他家闹上一场,闹到黄昏时候,整个夜就属于他和她了。在老张家也是一片的喜气,这里的风俗是这样的,村里的好友亲朋男方的在男方等待,女方的亲朋在女方等待,等到午时男方来接亲,把新娘和新娘娘家的人一并接过去,一起闹新人,吃喜宴,直到天黑才散,这一夜便是洞房花烛夜了。老张家个个脸上都堆着笑,要说这二奎马上的老婆可真算是漂亮,双眼大大的,嘴唇厚厚的,**高高的,皮肤黑黑的(地里干活晒的)。老天似乎开眼了,要给二奎个美好的***了,不,老天似乎开眼了,似乎就是还差一点,就差这么一点也就是说老天其实还是闭着眼的。老张家的地主儿子也来贺贺喜,其实就是想混吃混喝再耍耍威风,老张一看东家的儿子来了(身后还跟着四五个人),哪敢怠慢,赶忙包个红包送了过去,这地主儿子叫王冲,干什么都挺冲的,不仅老子是个地主,主要的还是襄阳保安团的副团长还是他的娘舅,这关系摆在那,想不冲估量也不行。王冲看着张老头还算懂些“礼数”。也没想闹了,就拍着胸脯对老张说,你放心,今天保准让你这老丈人当的威威风风。张老头这才放下心来。这王冲算是个泼皮,在这襄阳的地面上没有什么坏事是他没干的,他听说老张要嫁女儿,正愁着没什么好玩的就来凑凑喧闹,刚来还算是消停着,不知道哪根筋出了问题了,自己晃悠晃悠的晃进了新娘的闺房,老张头一家人都在外面招呼来宾,新娘就一人盖着红盖头坐在床上等着,王冲看见红布盖着新娘顿时来了泼皮的兴趣,把盖头一掀,这可不得了,按封建迷信的规矩里,新娘没到新郎家红盖头是不能掀起的,否则就嫁不出去了。张老头的女儿吓了一跳,看着眼前这陌生的男人,抓紧把盖头盖上。她毕竟也经常和老爹给王地主种地,见过王冲,但王冲这样的泼皮天天想着怎么玩弄穷人,从来都没看过着在地里播种的张姑娘。张姑娘知道这是地主的少爷,得罪不得,不敢吭声,双手握着抖动着,而王冲却兴奋了,他觉得这女人长的不错,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呢。拍了下脑门,早知道家门口就有花了还到处瞎跑什么。

“王少爷,马上新郎就要来了,你还是到外面吃些酒水吧。”张姑娘开口了,她心里很可怕,这泼皮的坏事她可是有所耳闻的,可这泼皮也不说话就站在对面,更是让人心慌。

“哦。好的,”王冲被这一句带回了现实,应了声,转身往门口走去,是啊人家都是别人的老婆了,我还能想什么,不对,新郎还没接她走,没接走的人就不算他的。王冲坚决了自己的想法,又转了回来,直接坐在了新娘旁。新娘赶忙往旁边挪了一些。

“王少爷,还有什么事?”张姑娘更不解了,明明就要走了怎么又回来了。

“你嫁给我吧,别跟那个穷小子了。”王冲又凑近了些。

“这怎么能行,我已经是葛家的人了。”张姑娘手捏的更紧了些,心噗通噗通直跳,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没娶回家的就不算。”王冲一手扯下了盖头扔了一边,看着眼前的青春羞涩的女子,脑子直冲血。

“不行,王少爷你抓紧走,新郎马上就要来了。”张姑娘心里已经乱的不行,乱的忘记了外面还有许多的亲朋好友,乱的忘记了呼喊救命,双手不断搓着,偷低的更狠了。王冲看着她的这一切,更觉得她多么的羞涩,多么的漂亮。欲望慢慢的扩大,当战胜理智的时候,张姑娘被一切吓的懵了,然后本能的开始反应。王冲首先就捂着她的嘴,在强大邪恶欲望的男人面前,抵抗意味着毫无作用。就差把新娘接回家的二奎永久的带不走他幻想了几天的婆娘了。

瓜哥点拂晓松山匪雄小说

《拂晓松山匪雄》是一本由目俞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举阅读。

瓜哥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爱

    站点地图|返回首页|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