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牛好天气小说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无人主宰(虚竹先生写的小说)全小说全书免费在线阅读
无人主宰(虚竹先生写的小说)全小说全书免费在线阅读

无人主宰(虚竹先生写的小说)全小说全书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详情

临江市驻扎的某集团军军事情报人员偶然发觉日本军事间谍组织“樱花道”突然大规模渗透本地,目标竟然是军内绝密的项目:导弹隐秘发射基地建设!蹊跷的是该项目尚属战略意图构想,尚未实际启动,各国情报人员闻风而来,一时,临江市地下暗战波云诡谲、凶险异常........

无人主宰精彩小说全书阅读

无人主宰

第一章 魔影初现

“你还别说,今天那小子真就的没来了!”

晚上夫妻两在餐桌吃晚饭时,妻子周信娟随意的说。

“哦!”

丈夫林建民应了一声,过了两秒钟起身往卫生间走去。一会儿,林建民擦擦手,面带微笑的走回饭桌继续进餐。

“铃铃铃铃”客厅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周信娟和林建民抬头对视了一眼,周信娟放下筷子,起身过去拿起话筒,随即转过头对丈夫林建民说:“是小丁,说已经在楼下等着你!“

“啊!什么事这么急?我还在吃饭呢!”

林建民一边说,一边走到门边换上鞋,临出门的时候说:“晚上别等我,假如太晚我就在办公室随便应付一宿。”

面无表情出了单元楼,来到车前,拉开车门一上车,林建民一脸凌厉对小丁说:“快!0号安全屋!”

林建民的真实身份是军方驻临江14集团军情报部门的负责人。由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进展的需要,国门大开后,各国政治、军事、经济间谍随着形形**的商家、学者、艺术家、旅行人员一拥而入,军事情报工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出于战略上的需要,林建民以转业军官的身份被上级**部门通过省委、省政府安置在临江市政策调研室任主任,表面上的主要职责是为市委、市政府施政进言进策,平常就做些调查研究工作,除了已经退居二线的市委书记李忠汉以外,临江市包括他的至亲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而李忠汉既是林建民入伍时的新兵连连长,又是独具慧眼一直培养他成为一名优秀军事情报人员的领导,现在由于情势的需要,利用自己退休后的有利身份,实际上担任林建民和14军军部之间的联络员。

事情的起因有点突兀。

三天以前,周信娟吃饭时对林建民说他们店里的手机专柜当天来了一个小伙子,大概十八、九岁左右,人长得子子弟弟。过来就问售货员周信娟店里最好的手机是哪种,能不能保证在任何地方都有信号。周信娟向他推举了一款新到的诺基亚智能机,让他试试。第二天,他又来了,问还没有更好的,嘴里还嘟噜着什么我就不信找不到之类的话!周信娟又向他推举了当天刚到的最新一款,他二话没说付了钱就走。谁知第三天他又来了,问还有没有更新款的。周信娟临机一动就骗他说明天给他一款更厉害的---------至于为什么说“更厉害”这几个字,周信娟愣是没注意。不过这样好像真的吸引了小伙子,他连声说好明天再来。

周信娟这下没辙了,本来她也就随口一说。你想,谁没事整天买手机当玩具玩啊?算起来小伙子已经从她这里买走两部高档的手机了,原以为糊弄一下,指不定明天他就不来了,或者去别的手机店了!

假如晚上躺在床上谈天时周信娟没有和林建民说起这事,也许真的就像她想象的一样,一切就会以不了了之的方式结束。然而,偏偏她说了,而偏偏林建民还真听***了。

这事情,就在那么看似无意之中,把临江市建国以来的最大一桩日本军事间谍案的破获拉开了序幕。

林建民当时没吭声,过了两秒钟“***”的笑了一声说:“要是明

天他真来你咋办?”周信娟一脸的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地说“明天就预备好被他投诉吧!这下又要挨老板扣钱了!”

林建民拿起自己的手机,临机一动说:“哎!要不,你明天把我这部手机给他试试?告诉他假如再不合适,这部手机就送他了!”

周信娟哪里知道林建民的心思。

林建民的这部手机看似一般,却是军事科研部门近年来专门制作的一个隐秘武器,它除了具备一般手机的一切功能外,机内主板上还有一套微型芯片,能自动捕捉细微电磁信号,并自动传输至指定专门系统进行各种参数的甄别。它只配备到像林建民这样级别的军方情报人员手里,全军乃至全国总共也就50来部,可以说也是林建民的身份识别标志。

周信娟接过丈夫递过来的手机,将信将疑的说“这能行吗?”但是多年来对丈夫的深信不疑,又让她觉得林建民在这种时候不可能开这种玩笑。

周信娟第二天把手机递给那个小伙子时他怎么也不信,说什么新机都搞不掂,拿个旧的怎么可能?周信娟信口开河胡说她问了许多人,托了许多关系费尽千心万苦才找来这部旧机,一定能解决他的问题了。假如再不行不但三部手机都白送,还双倍返还他之前两部手机已付款项,小伙子这才将信将疑的走了。

没承想后来真的小伙子就不来了。

但是,林建民这下忙开了。

当他听妻子说那小伙子真的没有再来后就知道他所负责的那块工作有事情来了,而且还绝对不是小事。林建民从饭桌上起身去卫生间后,拿出另外一部手机按通一个号码,响了三声后随即挂机。这是他和小丁约好的暗号,表明他需要借口尽快从家里脱身。

小丁迅速来到。

他们的车子在郊区长虫山的一个一般山庄里一栋其貌不扬的别墅前停了下来,小丁拿出一张卡在平台的读卡器上刷了一下,阻车挡杆自动抬起,车辆继续前行,***一个类似车库的地方。稍停,车库门缓缓关上。车库地板变为升降机平台缓慢的往下降。突然,眼前一片光亮,一个硕大的地下空间展现在面前,里面的军人行色匆匆,各种仪器虽然声音不大却闪个不停。正中央的一个大屏幕上,14集团军的所有重要军事布防点分布图和实时状况跃入眼内,迎面走来几个人,最前面的赫然竟是解放军总参谋部杨**。

林建民还没有下车,就知道这事不小,

总参最高首长都来了,这事能小吗?

没有谁说话,“啪”的敬个军礼后,礼节性的握握手,林建民随杨**走到一间密室。

杨**关上钢化玻璃门,神色凝重的说:“老林,你猜猜你这回遇上谁了?”

林建民不敢怠慢,稍加思索开玩笑般回答道:“莫非我中了头彩?这回遇上大名鼎鼎的詹姆斯先生了?”

“不错!”

“什么!”林建民***才落下就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不敢相信地问。

杨**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林建民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还是不敢相信:“他为什么突然会对我们临江市感兴趣了?”

詹姆斯多年来在国际军事情报界声名远播,不是没有道理。他是一个国际有名的“金刚钻头”,只要出的价格让他中意,他甚至弄到过和美国**寸步不离的“核”匣子内部全图------这事在业内都知道。当年,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那任局长就不信邪,不相信詹姆斯真的那么神通宽敞,于是通过了第三者以17亿英镑的出价***詹姆斯将“核”匣子盗走,并签下协议假如詹姆斯失败就必须为买家提供至少5年任何指定内容的三件情报。詹姆斯还不犹豫的接下订单和首付3亿英镑,随后在14天内果然将“核”匣子盗来。为此,美国**雷霆大怒,马上解除了肇事的中央情报局局长-------但是堂堂世界首领却不敢不为他的下属的荒唐诺言买单,乖乖的支付了剩余的12亿英镑余款。

“目前尚不清晰他此行目的!”

杨**心事重重的拍拍林建民的左肩,面无表情的坐在他对面。

林建民的手机代号14号,正好和他供职的14集团军数字相同,当年在14军,总参和军委负责情报工作的首长将这个代码交给林建民时,意味深长的说:“14啊!就是随时都有事啊!小林,你觉得你能胜任吗?”

林建民这些年的工作已经证明他不但能胜任而且能干出名堂来,这些年来依据他发掘、提供的线索就从临江市隐秘起出美国、英国、法国等国的军事渗透人员、联络点,还有一个德国和北约共用的间谍网目前也正在守望监视阶段。

林建民岔开话题:“杨**,我们军方近来在临江市有没有大的动作呢?”

他的意思很明白,假如有大的动作,詹姆斯绝对就是奔着它来的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军委上个周刚刚向总参下达了在西南诸省(区)隐秘物建4到10个旅级东风31战略**基地的命令,当时为了保密,命令是以口头、当面下达的形式对我传达的,没有什么文字的东西。此次物建行动代号都还没有,尚处于待启动阶段。难道詹姆斯鼻子就那么灵?隔着十万八千里竟然也知道有这么一个意向性的行动?高层非常震怒,下令在15日之内必须查清这个詹姆斯来临江的目的,并且指示,物建行动临时冻结,至于何时解冻听候命令!这是军令!”

这显然太不可思议了!一个连启动阶段都还没有***的绝密军事计划,他詹姆斯竟然未卜先知!

林建民的第一反应是:詹姆斯应该是奔着其他目标来的!

杨怀钢没有打断林建民的思维,多年以来,他对林建民亦师亦友、亦兄亦弟的感情就是建立在这种绝对信任的基础之上的。当年,林建民副师级任满,有人向杨怀钢的前任推举了将林建民往集团军军事情报高级负责人方向培养的意向后,正是杨怀钢奉命对其进行了一系列隐秘考察,考察的结果令人侧目:林建民出身革命家庭,父亲林大中原系二野某集团军下辖某纵队参谋长,解放后携妻子(该纵队某支队政治部主任)双双转业到西南某省政府部门任职。林建民还有一个至今未公开身份的哥哥在国防大学任教。林建民深受父母革命教育,自幼和他的哥哥(后被隐秘接回)一起放在其父的一个警卫员家所在农村生活,对外宣称是牺牲战友的亲戚的孩子。年龄到达后应征入伍,在部队军事素养、心理素养都堪称一流。从士兵干起,历任班长、副排长、排长、连长、副营长、营长、团参谋长、团长、团政委、某集团军某师副师长。在任副师长之前,他的公开身份一直老区农民的孩子,假如不是因为要向更高级别军事负责人培养所需要的更为严格的政审,其所服役的集团军包括政治部门在内,竟无一人知道林建民竟然声世显赫!他一直以来冒充的身份是他的父亲当年在纵队任职时的警卫员的孩子---------那个警卫员为了爱护林建民的父亲在一次战斗中不幸牺牲,他就被父亲过继给那个警卫员家里,连姓名都改了。所以那时林建民不叫这个名字,那时他叫张为民。他家一直都以只有他哥哥林建华一个孩子对外宣称。据说我军军事情报部门的泰斗刘三江老先先生当年到各军中找寻人才,独具慧眼,通过资料考察和口头交谈发觉当时任副师的张为民极具军事高级情报人员素养,尽力向高层推举,高层通过特别途径得知张为民的真实身份后反馈给刘老,一向在业内有名的喜怒不形于色的刘老也不禁啧啧惊叹,连连称奇。当即拍板非他莫属。

又过了一阵,当林建民从思索中回过神来时,伸手去茶几上拿烟和火机,杨怀钢问:“有没有一点眉目?”

林建民没有回答,点燃一支烟后说:“我报上来的那个小伙子的情况如何?”

杨怀钢说道:“此人单身,背景待查。西南公安学院07届毕业,当时分工分在省辖市局某派出所实习,实习期还没满,脱下警服就上社会闯江湖,现在供职于一家外商独资的汽车销售公司,职务是市场部经理,月薪8600元。”

“他供职的那家汽车销售公司叫风神汽车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专营进口日产丰田系列!”

“哦!日产丰田系列,那他老找好手机干吗?”

杨怀钢说:“目前不大清晰,但是好像你送过去的那部手机他用上了,我们接收到的信息表明他并不是我们感兴趣的那类人,他所在的公司我们也正在抓紧调查,目前没有什么进展。“

那他为什么老要找“效果好“的手机呢?

林建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凭直觉他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名堂。稍停,对杨怀钢说:“詹姆斯那边反正没有头绪,我就从这个惊奇的大**开始吧!”

一个半小时后,林建民一身休闲装,来到城北的那家风神汽车公司。一进展示大厅,林建民就感觉到楼上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他靠着职业***感觉到这不正常,一家销售汽车的商业公司这样打量进店的被称为上帝的顾客无论如何都不是很解释的通。他对迎上来的接待小姐说:“你们的市场部有没有人?”

话音刚落,左前方一道玻璃门无声划开,一个满含青春活力、热情奔放的青年捷步走出来:“你找市场部?我是市场部经理,请问你有什么事?”

林建民不动声色沉声说:“朋友的公司新成立,托付我帮买几辆车,我看你们门面不错,就进来看看!”

“啊!这样啊,我领你看看吧!”

林建民点点头,跟着来到展厅。

展厅里的车明晃晃的有些耀眼,几个顾客分别在各自看好的车辆前评头论足,林建民感觉到进店一直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来到展厅。他不动声色的边走边自言自语地说:“计划要一辆可容纳十人的SUV商务车、两辆四驱越野、一辆顶配带天窗的手自一体的高级轿车----------对了!还要一辆红**士专用的自动档轿车!”

市场部经理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大买主,没有接话,只是说:“那先看SUV吗?”

林建民随他来到展厅一侧,装作用心一边听着他的详情,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暗暗通过大厅里摆放的新车车身漆水的反照来找寻一直盯着他的那个方向。

“是隐藏在天花板装饰物内的的监视器!”

林建民大吃一惊,因为进门时他就看见这家公司各处装有监控探头,这在外商独资、中外合资企业很普遍,并不惊奇,但是现在发觉这家公司竟然还装有隐蔽的监视器就惊奇了!因为大厅、展厅这种非要害部门不像财务、技术部门一样重要,完全没有必要加装隐蔽的监视器,而在整个公司装上明、暗两套监视器只能说明这家汽车公司的确有些古怪!

林建民略显机械地听完详情,向小伙子要了名片,抬手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告辞出来。站在路边等着打车去1号安全屋之前,林建民装作接电话无意间的扭头往斜上方该公司的巨幅招牌看了一眼,有什么东西像金属的反光急速闪了一下。他知道那是一个微型的高能摄像机,这种设备应该是军事上专用的,用以分辨对应目标的清晰度,这下,他更坚信自己的推断了---------这家公司有猫腻!

敷衍般访问了一个以前的搞教育的朋友,林建民确信自己安全后飞速的溜进红阳路上一条狭窄的小巷子,走到尽头,推开一扇虚掩的门,疾步走上几级石阶,穿过一条约七八米的走廊。这条走廊左右两边各有一模一样、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的金属防盗门20道,林建民来到左边的某道门前,伸出右手拇指按了一下门锁,门“吱”的开了,他敏捷地腾身***反手迅速关上了门。面前又是一道金属门,林建民把双眼靠近左边墙上的一个写有“万事如意”的金光闪闪装饰物的某个部位上对了一下,金属门无声开了。他一步迈***,前面不远处的书桌前,他的老连长,前临江市委书记李忠汉头也没回的说:“小林,来了?”

林建民一个立正,“啪”的敬了一个军礼:“林建民向老首长报到!”

李忠汉放下手里的毛笔,边走过来边指指沙发:“坐!”

林建民等李忠汉坐下才笔直的坐下,开口就说:“老首长,詹姆斯来临江市了!”

李忠汉惊诧的望着林建民,那神情和林建民从杨参谋口里得知此事时如出一辙,稍后即喃喃的说:“总算等来他了!我以为这辈子再也无缘和他过招了呢!”

林建民知道老连长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一年,李忠汉奉命从西北押运一个专列到东部沿海的一个军事基地。事前,军队情报部门从各个途径得知国际上几大军事间谍组织均在设法接近、打听专列上的军事物品为何物,出于保密的需要,此次专列只有李忠汉部队押运,而战前领受任务时上级首长指示部队只管押运,不能让任何人包括部队无关人员接触专列的第8、第9两节车厢,而且连第8、第9车厢这两个关键数字都只有当时担任团长的李忠汉一人知道。李忠汉把自己的位置和团部临时作战指挥部设在第7节车厢,把政委的包厢设在第10节车厢,规定7至10节车厢之间为军事禁区,任何人(包括团首长)都不能在其间穿越,这样布置应该是万无一失。而当时林建民做为团警卫排长,每人携带了整整四天的干粮三人一组,分为五个战斗小组驻扎在7、8、9、10四节车厢,7至10车厢之间架有有线电话可以联络,林建民和另外四个战斗小组之间还有一套频率保密到团长和政委两人的备用对讲系统在紧急情况下启用。他接到的命令是只有接到团长李忠汉的亲口命令才能取消最高战斗戒备,否则对任何企图接近、打开第8、9两节车厢门的任何人坚决开火、格杀勿论。

问题恰恰就出在这个命令上。本来从作战部队军事指挥角度上,他们作为战斗单位只接受军事主官团长的军事指令再正常不过。但是,就在部队临达到目标区域预备换防移交警备、战斗任务前一个小站时,团政委突然通过座机电话命令警卫排长林建民打开第10和第9之间的车厢门接受移交前的“最后检查”。林建民想都没想就命令警卫排拒绝执行这道命令,并且提高了戒备级别,他甚至向战斗小组下达了对任何企图闯入戒备车厢的目标格杀勿论的命令,并且马上通过备用保密对讲机向团长进行了汇报-----------拥有同样频率对讲机的政委当然也时听见了汇报。

李忠汉当然在向林建民下达一级战备、子弹上膛后,迅速呼叫、恳请政委先回去包厢。然后,他迅速跳下7号车厢,以最快的速度往10号车厢奔去。惨剧就在此时发生了:团政委对小小一个警卫排长竟然当场拒绝执行他这个团政治**的命令一事大为光火,失去理智,一时冲动而违背了事前由团**会议上集体下达的“任何人、任何情况下不得穿越7至10车厢”的命令,擅自揭开10和9车厢之间的车门上的封条,还未及拉开车门,迎接他那胖胖的、略显可爱的油肚的是林建民一声令下后,警卫排两名前哨士兵毫不留情的势如疾雨的子弹。

事后通过军事情报部门很快查明,当时激怒政委的并不是林建民,而是团部的一个作战参谋。此人在团政委惨遭枪击、当场身亡后惊骇万分,趁着押运专列上忙于处理这一突发事件时留下一封遗书饮弹自尽。遗书上详细说明了他一年以前由于交友不慎,被国际上知名的某西方间谍组织逐渐引诱、胁迫加入了他们,此次就是领受任务,他的意图是企图通过激怒团政委,使其与负责戒备的警卫排起纠纷,然后藉收拾局面为名混进专列的军事禁地探究军事情报。哪知林建民这个愣小子真敢开枪把团政委打成了蜂窝,之后他哪还敢跟着***?思忖前后他觉得几对不起党和人民,更对不起部队的培养尤其惨死的团政委,又无法从间谍组织那边脱身只好以死谢罪云云!

亲眼看到自己的亲热战友团政委因一时不察受人利用遭枪击身亡!李忠汉尽管完成了押运任务,却怎么也摆脱不了内心受到的折磨,而且团参谋沦落为间谍,做为团**书记的他也难辞其咎!所以在向上级诚恳的打转业报告之前,以党性担保,声泪俱下地强烈建议、推举林建民去国防大学深造,并且直接表明这是他能为部队做的最后一件事,这直接造就了今后在军事情报界战功赫赫的林建民!

而那个引诱、胁迫团作战参谋的间谍组织首脑就是国际上鼎鼎有名的谍王詹姆斯的得力手下。那次任务纯粹是詹姆斯的即兴之作,以当时的行情来看,假如弄到专列上的军事机密,詹姆斯不但可以待价而沽,找到买主卖个天价狠狠的捞一笔,还可以借机再续传奇,为其在国际情报界的不可撼动的地位再树精选!

惋惜随后他的图谋在林建民忠实的执行使命任务下功败垂成!

而詹姆斯自那次在火车上铩羽而归后对来自针对**军方的订单不但一概漫天要价,往往还附加许多苛刻条件----------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绝不做倒牌子的生意,哪怕是面对巨额金钱!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李忠汉不禁起身在斗室里踱起步来!林建民知道,这是老首长的习惯----------每每受领战斗任务时他就会这样兴奋不已,即便是已经六十开外了也不例外!

“小林啊!我们报仇雪耻的日子总算来了!我们要让他知道**的情报工作者也不是吃素的!我们要让他知道没有哪个领域永久是一个人或者是几个人的天下!我们要让他知道在情报战这个领域有时尽管无人主宰,但是,有时也是我的地盘我做主!我们占尽地主的所有天时、地利、人和所有的廉价,不但要让他詹姆斯再次损兵折将、铩羽而归,而且我还想活捉他一雪前耻!趁我这把老骨头还硬朗,捉他到我那枉死的老战友李政委灵前,告诉他我们替他报仇了!他可以瞑目了!”

林建民小声的说:“老首长,那依您看,这次詹姆斯又是奔着什么来呢?”

“哼!无利不起早!我的推断是这家伙应该是嗅到了什么,头脑发昏想和前次一样,想弄份超重量级的情报待价而沽!”

林建民和李忠汉谈了白天在那家汽车销售公司发觉的情况,最后形成了由林建民设法接触那个市场部经理,假如能确定为非敌方人员争取把他进展为内线,从而尽快弄清晰这家公司的内幕的行动计划草案。

瓜哥点无人主宰小说

《无人主宰》是一本由虚竹先生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举阅读。

瓜哥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爱

    站点地图|返回首页|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