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牛好天气小说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南城(顾明严清溪)免费小说全书完整版完本阅读
南城(顾明严清溪)免费小说全书完整版完本阅读

南城(顾明严清溪)免费小说全书完整版完本阅读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8-18

小说详情

顾明严清溪哪里看?瓜哥这就告诉你,本站就有南城:有时候徐望山忍不住想,两个女儿的脾气换换多好?但想疯了也没用,老大是老大,老二是老二,换不了。十来分钟后,清溪、玉溪跟着父亲进了厨房,玉溪才九岁,脑袋靠着姐姐,小手捂着嘴,不停地打哈欠。

顾明严清溪内容详情

“爱吃乾隆汤包吧?”徐望山盯着老二问。
“爱吃,最爱吃了。”玉溪连连点头,涎皮赖脸地笑,红润润的脸蛋还带着婴儿肥。
玉溪不喜爱做菜,可她喜爱吃,父亲做的汤包最美味了,肥嫩的猪肉,鲜美的蟹肉蟹黄,辅以配料搅匀,一起用薄薄的面皮包起来,放进蒸笼猛火蒸熟。出锅的汤包,薄皮上统共有三十三道褶,纤细如菊,中间露出一点蟹黄,正是菊黄蟹肥,轻轻咬一口,满满的汤汁……

南城免费小说全书阅读

嗷,玉溪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清溪摸了摸妹妹脑袋。
玉溪赶忙站直。
预备就绪,徐望山将女儿们带到一只水桶前,弯腰蹲下去,捏出一只肥硕的大螃蟹:“记住了,做乾隆汤包,得用二两以上的长江绒螯蟹,还必须是母蟹,不然味道不够。”
大螃蟹张牙舞爪,玉溪白着脸往姐姐那边缩。清溪虽然喜爱做菜,但在父亲的严格娇养监督下,十四岁的她没宰过鸡鸭没抓过虾蟹甚至只碰过几次菜刀,面对长相凶悍的活蟹,清溪不由自主地也往后退了几步。
徐望山心酸地想哭,早知道会有这一日,女儿一生出来就该当儿子养的,大家闺秀有啥用?
想的那么狠,徐望山终究没忍心逼俩宝贝花抓蟹,他咬牙切齿地将螃蟹蒸了。
擀面皮比较轻巧,清溪想试,徐望山就点点头。
徐望山亲自示范了一遍,清溪一次就擀出了能吹起来的薄皮,至于玉溪的面皮,徐望山掂量着吧,觉得这皮做出的汤包,筷子都未必能戳破。轮到包汤包,清溪全神贯注地瞧着父亲的手,然后成功捏出三十三道褶,只是汤包美感还有进步空间,而玉溪尝试数次,要么捏破皮要么捏不够褶,一次都没成功。
“今天先饶了你,等我比完赛,天天盯着你捏皮,捏不出来不许出门。”
天亮了,早教结束,徐望山凶巴巴地瞪着玉溪威胁道。
“我找我娘去!”玉溪气鼓鼓跑了。
清溪也要走,瞥见女儿身上的旧衣,徐望山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厨房交给婆子,他领着女儿去了书房,从抽屉里取出提前预备好的五百块钱,小声交代道:“你去了那边,顾家的姐妹们肯定会带你出去玩,杭城洋东西多,贵,你多带点,看见喜爱的尽管买,别让人家看低了。”
徐家老太太管账,除了长辈们帮忙添置的东西,清溪每个月只有五块零花钱,在秀城基本也够用,这辈子都没一口气得过五百的大钱呢。
“我那儿攒了一百多,阿爹不用给我了。”清溪不肯收,怕丢了心疼,也怕祖母知道了骂父亲。
“收着,出门在外,有钱才有底气。”徐望山硬是将钱塞给了女儿。
男人刚从厨房出来,通身的烟油气,旁人多半抵触,清溪是闻着这味儿长大的,只觉得亲切。
“阿爹,我不想嫁去顾家。”埋在父亲怀里,清溪红着眼圈道。
她知道父亲最愁酒楼传承,也知道自己比妹妹更适合那个位置,她想帮父亲解忧。
“净说傻话,我们家清溪是要做少奶奶的,好了,该吃饭了,清溪跟爹一块儿过去。”
徐望山拍拍女儿肩膀,大手下滑,有意无意地丈量了下女儿的手臂。
细溜溜的小胳膊,他单手都能掐过来,做精巧活儿还行,真当厨子,抡得动菜刀吗?
还是当顾家少奶奶吧,老二年岁小,还有大把时间练力气。

南城完整版完本阅读

马上前往位于省城的将来婆家,清溪难免紧张,只不过连续几天都被祖母反复提醒礼仪举止,她的那些紧张便全部变成了烦躁。
明亮雅致的闺房中,清溪低着头坐在床边,无意识地转动手腕上的白玉镯。祖母徐老太太背对她站着,亲自监督翠翠收拾孙女的行囊:“这两件旗袍放上面,认真别压皱了……等等,先把白皮鞋用缎子裹起来……”
翠翠抿着嘴,老太太怎么吩咐她就怎么做。
确定行囊无误,徐老太太转身,瞥见孙女手腕上的旧镯子,徐老太太皱皱眉,不太情愿地道:“走,去祖母那儿挑几样饰。”徐家虽然比不上顾家,但也是秀城排的上号的大户,不能让顾宅上下觉得将来大少奶奶出身寒酸。
老太太的意思没人能违背,清溪不想白费唇舌,就乖乖跟着去了。
徐老太太好面子,从她的收藏里挑了满满一匣子名贵饰给清溪,并且言明,饰只是临时给清溪戴几天,从顾家回来还得交给徐老太太。事情做得小气,但徐老太太想了个好听的说辞,说是她先替孙女们保管者,将来孙女们出嫁,再当嫁妆分给三姐妹。
“感谢祖母。”清溪轻声道。
徐老太太握住孙女白嫩嫩的小手,微微眯着眼睛打量面前的姑娘,越看越中意:“真水灵,今晚早点睡,精神养足足的,明天一准叫他移不开眼。”
清溪低下头,眼前仿佛闪过顾明严倨傲的脸庞,未婚夫未婚夫,从定亲到现在已经有九年多了,可她根本不了解顾明严的为人,顾明严呢,小时候与她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又出国留学三年,或许已经忘了她的样子吧?
清溪敬重自己的父亲,对父亲唯一的不满,便是这门婚事,当年应的太草率了。
.
清溪第一次出远门,徐望山、林晚音夫妻都不太放心,吃晚饭时徐望山叮嘱了女儿许多,饭后林晚音牵着女儿将女儿送到后院闺房,叫翠翠去外面守着,她看看女儿柔美青涩的脸蛋,几次欲言又止。
“娘,你是不是有事?”清溪好奇地问。
林晚音垂眸默认,过了会儿,她叹口气,抱住女儿道:“这门婚事,虽然是顾家主动提的,但怎么算都是咱们高攀了,你祖母快乐,人家顾老太太、大太太未必中意……娘也不确定她们会不会喜爱你,但万一挨了欺负,能忍的忍忍,不能忍的,你就去找顾叔叔,他会护着你的。”
顾叔叔……
清溪心里没底,小声道:“顾叔叔一次都没来过咱们家。”
近十年没见的长辈,母亲怎么确定对方会喜爱她?
林晚音闻言,漂亮的眼眸中出现一抹复杂。
“清溪五岁的时候,顾叔叔就很喜爱你,初见便定了你当儿媳妇,现在你更懂事了,他只会更喜爱,放心吧。”千头万绪,林晚音只能这般哄女儿。

推举理由


瓜哥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好书

    猜你喜爱

    站点地图|返回首页|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