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牛好天气小说导读网|热门小说资讯

苏茶沈萧北小说
苏茶沈萧北小说

苏茶沈萧北小说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9-08

小说详情

优秀网络小说作者一杯茶鼎力创作,主角是苏茶沈萧北的小说只愿君心似我心就在好天气小说网。一杯茶大大善于开脑洞,文笔精炼,他的小说情节往往出人意料。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一杯茶笔下的只愿君心似我心到底讲述了什么不一样的故事吧!

只愿君心似我心精选章节全书

沈萧北身体明显僵***一下,随即他的眼睛慢慢红了:“以前,家里条件太差,不适合要孩子。”

苏茶注意到了,她以为沈萧北会这样是出于内疚。

三年前,沈萧北还不是状元郎,只是一个穷酸的秀才。

沈家家徒四壁,家里人坚决反对,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沈萧北。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生活都很拮据。

沈萧北说的话,苏茶都相信,但她还是无法接受:“那你为什么要骗我那是补汤?我们是夫妻,凡事都应该商量的。你至少应该问问我的意思,而不是你一个人私自就决定了!我嫁给你三年无子,被老夫人指着鼻子骂,你知道我有多委屈吗?”

沈萧北把苏茶抱进怀里,内疚地说:“茶茶,对不起。”

苏茶眼泪不停地流。

她的家人都在千里之外的小县城,她只身一人呆在这驸马府里,孤苦无依。

除了沈萧北,她还能依靠谁?

“萧北,我想要个孩子,一个我们的孩子。”苏茶哭着说。

“会有的,我们会生许多许多的孩子。”沈萧北把苏茶抱***榻,低哑的声音透着款款深情。

床帐落下,遮住里面的旖旎***。

“萧北,你颈项上怎么青了一块?”

用早膳的时候,周怀玉眼尖地发觉沈萧北颈项上的痕迹。

“蚊子咬的。”沈萧北三言两语地模糊了过去。

沈萧北一走,周怀玉的脸色就变了。

“什么蚊子咬的,我看分明是苏茶那个小贱人咬的!”

周嬷嬷凑到她耳边,小声说:“据那边的丫头讲,昨天晚上苏姨娘闹腾得可厉害了,又哭又叫的,整个院里的人都听到了。”

“闹闹闹,她就会闹,就不能有骨气点儿死了洁净吗?”周怀玉绞着帕子,一脸恶毒地说。

苏茶一日不死,周怀玉一日不得安静,嫉妒就如同毒蛇一般日日撕咬着她的心

周嬷嬷从小就伺候周怀玉,把她的心思摸得门儿清,明白她这是着急了。

“公主,我听说驸马爷跟她的家人关系不好,不如咱们从她的家人身上下手。”

周怀玉:“怎么个下手法?”

周嬷嬷浑浊的老眼里闪耀着狠毒之色。

一个月后。

大人说:“恭喜夫人,你有喜了。”

“太好了!”小荷激动地往外跑:“我这去告诉爷,姨娘有喜了。”

轻轻抚摸着平坦的腹部,苏茶满脸都是幸福。

她终于有自己的孩子了!

“茶茶!”沈萧北一阵风似地跑过来,把苏茶抱起来,快乐得像个孩子:“我们终于有孩子了!”

苏茶有喜的消息象长了翅膀一样飞遍整个驸马府,有人欢喜有人愁。

周怀玉当场把一个花瓶摔得粉碎:“我们还是晚了一步,那个小贱人到底还是有了!”

“公主,你大可不必如此生气。”周嬷嬷一边吩咐下人打扫,一边淡然地说:“怀上容易,生下来难。不小心摔上一跤,或是吃错什么东西,说不定这孩子就没了。”

周怀玉咬牙切齿地说:“嬷嬷,我等不及了,我就想看那个贱人死!”

苏茶亲自给老夫人报喜。

老夫人呸地吐出嘴里的瓜子:“哟,几百年不下蛋的小母鸡,这突然要下蛋了,跑到我这里***来了。”

“娘,我不是这个意思。”苏茶无奈地说。

“谁是你娘?”老夫人瞪起眼睛,横眉立目地说:“只有公主才配叫我娘,你算个什么东西?!”

周怀玉忙劝道:“娘,你别生气,气坏了身体可就不好了。”

“怀玉啊,在娘心里,你才是沈家媳妇。”

老夫人拉着周怀玉的手,又是心肝又是宝贝地叫着,完全把苏茶晾在了一边。

夫人和迎春分别派人送来了礼物和补品,苏茶连碰一下都没有,全让小荷收进了仓库里。

外面门外吵吵闹闹的。

苏茶叫来小荷:“外面在干什么?”

“外面来了两个乞丐,看门的人怎么赶都赶不走。”

什么人敢在驸马府外闹事?

苏茶起了好奇心,由小荷扶着来到门口。

门口挤了一帮丫头小厮都在看喧闹。

一对穿得破破烂烂的男女在地上打着滚,吵着闹着要见状元爷和状元夫人。

苏茶越看越觉得这对男女有点儿眼熟,失声道:“哥哥,***,是你们吗?”

那对打滚的男女赶忙从地上爬起来。

“小茶,我是哥哥啊。”

“小茶,我是***呀,我们终于见到你了。”

苏茶把哥哥***领进自己的院子里。

哥哥苏果告诉苏茶:“咱爹被关进牢里,秋后就要问斩了!”

苏茶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苏严本是小县城的县丞,一个月前,有人举报他***受贿一万两银子,县衙的人的确从苏家搜出了银子。因为这一万两银子,苏严被打入大牢。

按照律例,***八百两银子以上就是砍头的死罪。

苏严入狱之后,苏家人四处奔跑,托关系把家底都掏空了。

最后没有方法,苏果带着老婆千里迢迢地来到京城向苏茶和状元妹夫求救。盘缠在半路就用光了,他们一路乞讨来到达驸马府,却被拦在门外无法进来。

***王秋花问:“小茶,你不是夫人吗?为什么他们叫你苏姨娘?”

苏茶难堪地低下头,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哥哥和***说。

老家偏远,苏茶一向报喜不报忧,家人还不知道她由正妻变成姨娘的事情。。

小荷叽叽喳喳地把经过说了一遍。

王秋花气愤地说:“沈家太过分了,我就找沈老太太说理去!”

说完,她撸起袖子,气冲冲地跑了出去,苏果紧跟在后面,也是阴沉着一张脸。

苏茶和小荷追出去,王秋花掐着腰已经和老夫人吵起来了。

“老不死的,欺负我们苏家没人是不是?小茶陪着你儿子由穷酸秀才变成了状元爷,你们沈家转脸就不认人了,正妻变姨娘这种事,你们也做得出来!我呸!还书香门弟呢,我都替你们害臊!”

老夫人也不是好惹的,蹦高高地骂:“你小姑子嫁进沈家三年,连个蛋都下不出来,我家萧北没休了她都算仁至义尽了。姨娘怎么了?就她给人家公主提鞋,公主都嫌弃她身份低贱!呸呸呸!想当正妻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长什么德行?配不配得上?”

苏果撸胳膊挽袖子:“老贼婆,敢侮辱我妹妹,我打得你满地找牙!”

苏果和王秋花和老夫人纠缠在一起。

现场一片兵荒马乱。

“都给我住手!”

周怀玉带了护卫过来,这才拉开了撕打在一起的王秋花和老夫人。

“苏姨娘,好好管管你的哥哥和***吧,连老夫人都打,还有没有点儿规矩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周怀玉把苏茶说得头都抬不起来。

公主的气场太强了,自带皇家威严,苏果和王秋花开始可怕了。

“小茶,我们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苏茶强笑着说:“没事。”

哥哥和***会和老夫人打起来,说到底也是替她打抱不平,她还能说什么?

苏茶带着礼物去跟老夫人道歉,老夫人连面都没露,让她吃了闭门羹。

沈萧北回来得很晚,直接进了夫人的院子。

苏茶得到消息赶过来,连院门都没能***。

周嬷嬷拦在门口,皮笑肉不笑地说:“苏姨娘,公主和驸马爷已经睡下了,你请回吧。”

苏茶什么都没有说,领着小荷往回走。

小荷提着灯笼在前面带路,不满地嘀咕:“明明屋里亮着灯,爷肯定没有睡,都是周嬷嬷不肯通报,让咱们白跑一趟。”

苏茶叹了口气:“小荷,你怎么比我还傻呀。周嬷嬷不过是个下人,没有主子的首肯,她不敢这么做的。”

小荷恍然大悟:“你是说周嬷嬷这么做都是公主指使的?”

“也许吧。”苏茶说。

假如是以前,不管回来得多晚,沈萧北都会过来看她。

今天,她哥嫂不远千里地跑过来,又跟老夫人大打出手。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沈茶不相信,沈萧北一点儿也听说。

除了公主从中作梗以外,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沈萧北不想见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苏茶发觉她越来越看不懂沈萧北了。

周怀主设宴招待苏果和王秋花。

饭菜丰盛,酒香飘逸。

苏果和王秋花没有客气,放开膀子胡吃海塞,毫无仪态可言。

下人们捂着嘴偷笑,笑他们不懂礼数,丢脸丢到公主面前来了。

几杯马尿下肚,苏果连东南西北都找不着了,砰地一声放下酒杯,脸红颈项粗地说:“公主算什么?我妹妹才是正经的状元夫人。要不是她不要脸地插足我妹妹和妹夫的感情,我妹妹也不会变成姨娘!”

几句话捅了马蜂窝。

周嬷嬷横眉立目地说:“大胆,敢轻视皇家威严!来人,赶忙将此人斩首!”

侍卫抽出刀架在苏果颈项上,苏果酒醒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公主饶命啊。”

面对这种场面,王秋花也泼辣不起来了,一边磕头一边求饶:“我相公是个粗人,爱妹心切,心直口快才会说出刚才那番话来,公主大人有大量,把他当成个屁放了吧。”

周怀玉高傲地说:“你们求我没有用,我要苏姨娘求我。”

“小茶,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王秋花苦苦哀求。

苏茶匍匐在地上跟周怀玉求饶:“公主,我哥哥和***是乡下人,不懂礼数冒犯了你,还请你见谅。”

苏茶给周怀玉磕了一百下头,周怀玉才牵强答应放苏果一马。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苏果是被抬回去的,***被打开了花。

这件事之后,苏果和王秋花夫妻老实了许多。

几天了,苏茶连沈萧北的面都见不到,更别说为父求情了。

深夜,一对男女背着大包小包,悄悄地溜了出去。

才出院子,他们就被守在外面的护院抓了个正着。

苏果和王秋花商量过后,觉得再呆下去也没意思,于是打包了苏茶的首饰和值钱的物品,想要偷偷溜出府去。

周怀玉一直派人暗中盯着他们,以偷窃罪将他们交给官府。

苏茶知道的时候,苏果和王秋花已经在牢里了。

苏茶茶饭不思,急得团团转,好在沈萧北终于回府了。

周嬷嬷说:“苏姨娘,你不能***。”

磨了半天嘴皮子,苏茶实在没方法了,挺着肚子跪在地上,固执地说:“请你告诉沈萧北,他要是不肯出来见我,那我就一直跪在这里。”

周嬷嬷***把苏茶的原话说了。

周怀玉冷笑连连:“看来小贱人是黔驴技穷了,连苦肉计都用上了。惋惜呀……”

惋惜呀,沈萧北躲着苏茶,早就悄悄从后门离开了,看不到这出苦肉计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

两个时辰过去,苏茶脸色发白,身形不稳,摇摇晃晃。

小荷心疼地说:“姨娘,跪久了对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好,你快起来吧。”

苏茶摇摇头:“不,我不起来,我今天非见到他不可。”

她再傻,也看出来沈萧北是在躲着她了。

父亲被判死罪,哥嫂也进了大牢,她不能再这么傻等下去了。

三个时辰后,天完全黑了。

苏茶身体摇晃着,晃着,一头栽到了地上。

小荷抱着苏茶大喊:“来人啊,姨娘昏倒了!”

沈萧北忙到深夜才回来,对府中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周怀玉亲自帮沈萧北宽衣解带,温声细语地说:“苏姨娘来过又回去了,她非要见你,我跟她说你不在,她不相信,长跪不起非要逼你出去见她,我怎么劝她,她就是不听。一跪呀,就跪了好几个时辰,昏倒了才被丫环婆子们抬回去。”

“她昏倒了?”沈萧北的脸色当时就变了,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去。

周怀玉脸色铁青铁青的,强压着火气:“萧北,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先别急着走。我已经让大夫去看过了,苏姨娘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没事。”

沈萧北暗暗松了口气,又把衣服放了回去:“她没事就好。”

周怀玉心里还是不***,脸上还要装出一幅善解人意的样子:“这么晚了,苏姨娘肯定早就睡了,你还是别过去打搅她了。”

沈萧北点了点头。

苏茶下身出血,多亏小茶灵巧,见情况不妙,抓紧出府找了大夫,肚子里的孩子这才保住。

苏茶虚弱地躺在床上,眼睛看着门口方向。

小荷心疼地说:“姨娘,你别等了,爷去夫人那儿了,肯定不会过来了。”

苏茶固执地摇摇头:“不,他一定会来的。”

她昏倒这么大的事,周怀玉手段再厉害也瞒不住的,萧北肯定会过来看她的。

苏茶等了一夜,沈萧北都没有出现。

几天后,苏果和王秋花灰头土脸地从牢里出来。

沈萧北在门口等着他们,眼里涌动着淡淡地讽刺:“既然出来了,那以后就好好做人。京城不是你们该待的地方,回老家去吧。”

说完,沈萧北抬腿就要离开。

“姓沈的,你给我站住!”苏果在后面喊了一声。

沈萧北停下脚步,冷冷地看着他:“干什么?”

“你还有脸问我干什么?我妹妹真是瞎了眼,怎么看上你这个白眼狼?!我妹妹嫁给你的时候,你们沈家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我妹妹变卖嫁妆送你上京赶考,现在变成姨娘了!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苏果攒着拳头往沈萧北脸上招呼。

沈萧北闪身躲过这一拳,先是一脚踹翻了苏果,之后又踩在他胸口上。

“你放开我相公!”

王秋花大喊大叫地冲过来,被沈萧北挥到了一边。

“你们夫妻给我听好了,要不是茶茶,你们就是在牢里坐到老,坐到死,我都不想管你们!趁我没改变主意前,你们抓紧滚,滚得远远地,别让我们再看到你们!”

“沈萧北,你……”苏果脸色扭曲地瞪着沈萧北,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脱出去。

沈萧北的脚***往下一碾,冷冷地说:“别直呼我的名字,你不配!我早就不是那个被你们苏家看不起的沈萧北了,只要我一句话,就能把你们

再送进牢里去!”

苏果和王秋花蔫了,敢怒不敢言地看着沈萧北离开。

这一幕,被前来接哥嫂出狱的苏茶看在眼里。

沈萧北冷酷无情的样子,让她遍体生寒。

以前,沈萧北对苏茶的兄嫂不算热情,却也是宽厚有礼。

但现在……

不知道从何时起,沈萧北变了,变得苏茶都不认识了。

苏茶送上钱财送哥哥和***离开京城。

听说此事,老夫人坐在门口骂:“进了沈家的门,就是沈家的人!不想着怎么好好地伺候夫君,见天胳膊肘往外拐,拿着夫家的家去接济娘家人,娶了你这样的婆娘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早知道你是这么个赔钱货,我就不让萧北娶你进门了。”

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苏茶硬着头皮出去见老夫人,老夫人指着她的鼻子又是一通骂。

下人们围着看喧闹,全都在偷笑。

苏茶红了眼眶,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被婆婆辱骂,被公主打压,被下人们看不起……

这些,苏茶全都不在乎,让她寒心的是沈萧北的态度。

沈萧北对她避而不见,躲到了周怀玉那里。周嬷嬷在门口一拦,苏茶连门都进不去。

苏茶心急如焚,却毫无方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

苏严被押进京城,关进了死牢中,只等两个月后被拉到菜市场斩首。

苏母风尘仆仆地来到京城,母女俩抱头痛哭。

苏母流着眼泪说:“女儿啊,你爹是冤枉的。我不求你能救你爹出来,只求你能让我最后再见你爹一面,我还有许多想跟他说。”

苏茶让小荷盯着门口,只要沈萧北一回来就马上告诉她。

这一盯就到了晚上。

沈萧北深夜回府,一只脚刚刚踏进门内,苏茶就出现在他面前。

苏茶跪在地上,眼泪不断地从眼角滑落:“驸马爷,求求你救救我爹吧。”

这是苏茶第一次对他下跪同,也是第一次称呼他为驸马爷,听在耳朵里无比刺耳。

沈萧北神色震动,伸手去扶苏茶:“茶茶,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说话。”

“你不答应我,我不起来。”苏茶哽咽着说。

“茶茶!”沈萧北腾地站起来,厉声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爹的死罪,天子开金口定下的,你让我怎么救他?”

“我……”苏茶词穷,一时愣在了那里。

“地上凉,你怀着孩子,还是起来吧。”沈萧北伸手把苏茶拉起来,冷着脸说:“救你爹这种话,以后都不要再说了。”

“可我爹是冤枉的,我娘说我爹没有收那一万两银子,那张银票是平白无故出现在我家里的……”

苏茶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沈萧北抬手制止了:“夜深了,你回去休息吧。”

说完,沈萧北转过身就要离开。

苏茶抓住沈萧北的袖子,红着眼睛说:“看在我们往日的情份上,你让我去牢里见我爹最后一面吧。”

看到苏茶哭得这么可怜,沈萧北怎么都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好,我答应你。”

戒备森严的天牢。

“夫人,小心脚下。”

狱卒提着灯笼在前面引路。

苏茶乔装作小厮装扮,埋着头跟在苏母身后。

走了很远的路,狱卒终于停下脚步:“到了。”

打开牢房的门之后,狱卒就走了。

苏严遍体鳞伤,虚弱地躺在柴草堆里。

“爹,女儿一定会帮你洗清身上的冤屈。”

看到父亲的惨状,苏茶咬着牙说。

“不用麻烦了,就算现在放我出去,我也是个废人了。”苏严苦笑着。

苏严两条腿都被打断了,得不到及时的医治,受伤的部位都腐烂了,散发着难闻的恶臭味。

苏茶固执地说:“可你是清白的呀,朝廷不能这么草菅人命。”

苏严犹豫了一会儿,咬了咬牙说:“其实,我不冤枉,早在十几年前,我就该死了。”

十几年前,天下大旱,到处都是饥饿的流民。

为了活命,沈严上山为匪。一队官兵护送官银从山下经过,苏严带人杀了不少官兵,抢走了官银,之后他就金盆洗手不干了。

回到家里后,沈严和家人过上了平静安静的生活。也许是杀孽太多,他的心中始终无法得到真正的安静。

后来,他打听到,护送官银的统领名叫萧良。因为官银被抢,萧良被斩首示众,家人受他牵连,死的死,逃的逃。

苏严说:“沈萧北就是萧良的儿子。”

苏茶如遭雷劈,整个人都傻了,低声喃喃:“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是真的。”苏严长叹了一口气:“当初你执意要嫁给沈萧北,我极力反对也是因为这个。”

瓜哥点评苏茶沈萧北小说

只愿君心似我心小说是一本由作者一杯茶写的言情小说,火热来袭,喜爱的伙伴们,可以前来阅读!,目前小说已完结,欢迎下载APP阅读更多。

瓜哥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好书

    猜你喜爱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